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第五百六十六章 洛水神明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2019-07-11

第五百六十六章 洛水神明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nbnb=(‘‘)=nb竞锋城,月明星稀,文轩宫前,红衣静立,眸中思绪不断闪过..nb从今天与席飘絮的一战来看,魔劫对他的影响比想象中还要严重,无法稳定的功体,不知何时就会给他带来难以预料的危险。

nb“魔”nb宁辰轻声呢喃了一句,这世间除了他之外,真正的魔,便只有一人了。

nb思及至此,宁辰转身走入殿中,直接朝着音儿的房间走去。

nb小姑娘抱着一个大大的枕头,睡的香极了,一点也不像出门在外的样子。 nb“音儿,醒醒”宁辰摇了摇小丫头,唤道。 nb“困”nb音儿不高兴哼了一声,双眼威震,小脸皱巴巴地推开眼前的人,一转身,继续睡。

nb“我要出趟门,你和我一起去吧”宁辰继续唤道。

nb“不…去”nb音儿拉起被子,蒙住小脑袋,把自己包起来,迷糊道。

nb“听话,路上再睡”nb宁辰拉开被子,把小丫头从中拎了出来,轻声道,nb“不是刚回来吗,怎么又出门”nb半睡半醒的音儿皱着小脸,使劲往被子中钻,极力反抗道。

nb“临时有事,走吧”nb宁辰强行把小丫头抱了起来,拿过一旁的衣裙,一边为其穿上,一边说道。

nb“你自己去不行吗”nb音儿像八爪鱼一般缠绕在前者身上,说了一句,又迷迷糊糊睡去。 nb宁辰费劲给其穿好衣服和鞋子,刚将其放下来,小丫头又自觉地爬**,毫无形象的呼呼大睡。

nb“女人,都是一样的麻烦”nb宁辰拎起小丫头,背在身后,旋即迈步朝殿外走去。 nb若非担心被那个秃驴感受出他身上缺少人类气息,他真想把这小丫头扔到窗户外面去。

nb燕云山外,金佛古寺,镇妖塔下,菩提端坐,周身一个个卍字盘绕,修复当初一战的伤势。

nb金光中,一丝丝黑色的魔气缭绕,与佛力相冲,让佛者的不灭金身有了难以弥补的缺陷。

nb昔日西土佛宗三尊之首,如今落得人鬼难辨的地步,究竟是谁的错,又有何人能够说清。

nb佛者无私,一心为天下苍生,诛魔镇妖,从来不曾有过半分功利和私心。

nb造化弄人,佛者的佛路,一日比一日难行,渐渐,已不知身在何方。

nb金佛寺外,一抹蓝白衣裙的倩影静立,妖尊白云练,为妖绮罗之仇,守候多日,只等菩提出塔。

nb就在这时,红衣背着熟睡的小丫头出现,踏上寺前石阶,向寺中走去。 nb错身而过的刹那,宁辰停步,看着一旁的女子,平静道,“还在等?”nb“恩”白云练点头,道。

nb“现在的你,杀不了他”nb宁辰实话实说道,菩提尊已是人间至尊的顶峰,虽然魔化后,佛魔相冲,功体有所下降,但,依旧不是寻常至尊可及。 nb白云练沉默,片刻后,道,“你能否助我?”nb宁辰摇头,道,“现在的我,助不了你,再次奉劝你一句,报仇不急在一时,他即便被剑尊所伤,只要一日还在这金佛寺中,便无人可杀他”nb那座镇妖塔,对于菩提尊的功体有着太多的助力,除非镇压塔被毁,否者这金佛寺,便是妖与魔的禁地。

nb“那你来此,所为何事?”白云练不解道。

nb“先前你说过,曾和一个魔联手对付过菩提尊,我想要此人的下落”nb宁辰回答道,当初夏子衣重伤被两位女子救走,白蛟初入人间,对人间的强者不熟,但是,菩提尊肯定知晓。 nb魔化之路,夏子衣比他走的久,或许,他能从其口中,得到一些启发。 nb“那个人中了菩提尊一掌,很可能活不了了”白云练轻声道。

nb“是死是活,见过才知,我先进去了”宁辰道。 nb“若是不方便,音儿可以先留在我这里”白云练看了一眼前者背上的小丫头,开口道。 nb“不用”nb宁辰摇头说了一句,旋即翻掌震开寺门,迈步进入其中。 nb镇压塔前,宁辰走来,看着金光隐现的佛塔,眸子微微眯起。

nb看到这佛塔,他就想起凤身那坚不可摧的绿鼎龟壳。 nb想要毁了这座塔,不会容易。 nb“阿弥陀佛,施主,今日时间已太晚,还请明日再来”一位小和尚不断上前阻拦道。 nb宁辰挥手,一枚玉符出现手中,递给小和尚,平静道,“将此符送入塔中”nb小和尚面露疑惑,待感受到玉符上强大的压迫力后,明白自己处理不了此事,接过玉符,快步走向塔中。

nb镇妖塔内,还在压制伤势的菩提尊感受到有人入塔,睁开双眼,看着走来的小和尚,平静道,“何事?”nb“启禀尊者,外面有人让弟子送来此符”小和尚将玉符递出,恭敬道。 nb菩提尊接过,眸中闪过点点光芒,联盟兵符。

nb“让你送符的人长什么样子”菩提尊开口道。

nb“是一位红衣年轻人,背着一个睡着的小姑娘,其他倒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小和尚回答道。 nb“红衣年轻人”nb菩提尊轻语一声,对于来人身份有了几分了然,能拥有此符的红衣年轻人,只可能有一个,大夏知命侯。 nb想到这里,菩提尊起身,朝着踏外走去。

nb镇妖踏外,宁辰静等,待看到走出的佛,脸上升起一抹微笑,道,“菩提尊,许久不见,别来无恙”nb“知命侯,你来,是想要报仇吗?”菩提尊挥手,将玉符送回,问道。 nb“错了,我此行,是以五域联盟的军师身份而来,向你询问一事”宁辰接过玉符,回答道。

nb菩提尊神色古波无惊,平静道,“何事?”nb“夏子衣的下落,当日将他救走之人的身份,你不会不知道吧”宁辰淡淡道。 nb菩提尊沉默,片刻后,开口道,“当时共有两人出现,其中一人,吾不知,至于另一人,离战局很远,并没有直接出手,不过,根据其气息,隐约可判断出,其身份很可能是洛神,宓妃”nb“哦,是她?”nb宁辰心中微惊,又是这位神秘莫测的女子。

nb“此人是何来历”宁辰回过神,正色道。

nb“洛水神明”菩提尊如实回答道。 nb宁辰闻言,眸子一眯,神明?nb这两个字在人间可不常用,如同四象神明一般,都是与天地共生的奇异存在。 nb当然,去掉任何的修饰,只有神明两字时,所指之人,唯有那位超越一切的存在,冥王、七绝天。

nb没有想到,洛神竟也不是人类,怪不得,此女只是半尊境便通晓了人间至尊都难以掌握的言出法随。

nbr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