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回 戏耍魔女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09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回 戏耍魔女沧狼行最新章节

“徐林宗”微笑着转过了身,就这一瞬之间,他的脸上,一层精巧的人&6%皮&6%面&6%具滑落了下来,耿少南那张英气逼人,又不失俊俏的脸显露了出来,伸手一抓,那张人&6%皮&6%面&6%具就被他抄在了手上,内里早已经是湿透,他笑道:“这东西戴着真的是太不舒服了,谁戴谁知道。

”屈彩凤几乎要晕倒在地了,她不信地摇着头,一遍遍地说道:“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你怎么,你怎么一下子就变成林宗了?”耿少南笑道:“这叫易容术,也许超过了屈姑娘你认知的范围,不过锦衣卫里,专门有这样的神技,可以以假乱真,当然,一般的易容术,只能用那僵硬的猪皮,里面再垫各种泥巴来塑形,远不如这种精巧的面具,高手可以任意地变换脸上的形状,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 ”屈彩凤一张嘴,“哇”地一口,吐出了一口鲜血,朱唇已经被染得一片血红,她的杏眼圆睁:“不可能的,你,你怎么会知道我和林宗之间的事,还有,还有我和林宗的接头暗号,你是怎么知道的?”耿少南笑道:“有些话是可以套的,比如我原来也不知道,你是不是跟徐林宗提过太祖锦囊的事,但你还是太冲动了,我慢慢地把话题引向了太祖锦囊,你的反应就是直接而强烈的,那时我就认定了,你没有和徐林宗说过太祖锦囊的事情,由于我师妹曾经受过紫光师伯的密令,去你巫山派查探过太祖锦囊的下落,所以我知道徐林宗也一定接受过同样的任务,顺口这么一编,居然是这样地天衣无缝,顺理成章,我自己都要佩服我自己了。 ”“至于你最后说的那句接头暗号嘛,老实说,如果不是我和林宗在山上朝夕相处,他睡觉的时候会说梦话,把这句反复挂在嘴上,我还真的答不上来呢,这只能说,冥冥中还是有天意的,让我能躲过你的所有试探与防备,终于从你的嘴里,套出了太祖锦囊。 ”“屈彩凤啊屈彩凤,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也不想想,徐林宗如果真的赶来,又怎么可能不去跟耿少南拼命呢,以耿少南的盖世武功,又怎么会让你们两个就在他眼前这么逃脱?陆炳或者追不上背着你的徐林宗,但耿少南的功力,又怎么可能追不上徐林宗和你呢?”屈彩凤的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了,她又羞又愤,想到自己被耿少南扮成徐林宗,又搂又吻的,连死了的心都有了,可她还是不甘心,大吼道:“不,不可能,你如果是耿少南,那,那个跟我交手的耿少南又是谁?脸可以变,但是武功绝不会有错,他用的是标准的天狼刀法,你这个骗子,你一定是骗我的!”她说着说着,终于让自己也相信了自己的话,一下子信心百倍,厉啸一声,全身的粉色战气一阵暴涨,双眼碧绿,两掌一错,直接攻向了耿少南。 耿少南轻轻地叹了口气:“可怜而愚蠢的女人。

”他的左手负于背后,神态潇洒,右手却是出手如电,屈彩凤的身影,转眼就杀到了他的身前,却如同撞上了一堵钢铁墙壁一般,只见耿少南的全身上下,都流转着大红的天狼战气,如同火山爆发般的烈焰,在他周身流转不停,而他的一只右手,轻松写意地上下翻飞,格挡着屈彩凤那闪电风暴般的出手。

“天狼折梅”“天狼横尾扫”“狼牙风风裂”“天狼突阵破”,转眼之间,耿少南的右手就变化了三十多招天狼刀法中的精妙招式,刀法化为掌刀,在他的手上,比起本就是已经快得根本无法用肉眼捕捉的屈彩凤的出手,还要更迅速,甚至屈彩凤都看不清楚他的出手,攻出去的双掌就被或封或锁,处处受制,但她这下心中雪亮,耿少南用的,确实是天狼刀法中的精妙招数,若非其武功大成,安能如此?屈彩凤一声尖啸,两眼一片碧绿,她咬牙用上天狼刀法最后的杀招,“天狼啸月”,寒潭的中心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而那暗瀑也瞬间为之倒流,水气冲天,凝聚在了她的周身,变成了一道粉色的霜雪般气劲,连人带气,直扑耿少南的腹部。 耿少南轻轻地叹了口气:“真可怜,何必要这样拼命呢?!”他的左手终于从背后闪出,可是却是一片纯白,上面隐隐现出一股白色的巨大气团,与右手的那个如同火焰般在燃烧的气团相得益彰,两个气团顿时合为一体,一半是火焰,一半是冰雪,而他的双拳合一,高高举过头顶,又重重落下,这个巨大的气团,就从他的手中脱颖而出,直奔汹涌而来的屈彩凤。

“彭”地一声,屈彩凤的闷哼声响起,整个人飞出了七尺之外,嘴角边鲜血长流,无力地伏在地上,却是再也没有半点力气起身,她喃喃地说道:“这是,这是,这是天狼灭世?!你真的是耿少南!?”耿少南微微一笑,潇洒地拍了拍自己的袖子,说道:“不错,这就是你一直练不成的天狼灭世,也是第十层的天狼刀法和你这第九层的本质区别,你以前在南京城的时候打我有多轻松,我现在打你就有多容易,风水轮流转,屈姑娘,是不是很讽刺?”屈彩凤的娇躯一下子软到了地上,喃喃地说道:“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你如果是耿少南,那跟我交手的,又会是谁?”耿少南得意地勾了勾嘴角:“当然是凤舞了!你怕是没有想到吧,为了让她扮我扮得象点,我这几个月来一直以我的真气助她练天狼刀法,而她也很争气,居然就短短时间练到了第七层,若不是有了这样以假乱真的功力,又怎么能瞒过你的眼睛呢?”屈彩凤这下终于支持不住了,彻底地晕倒在地,她的眼中泪水横流,喃喃地说道:“你不是人,你是,你是魔鬼,耿少南,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不然只要,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以报今日之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