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秦龙,慕容玄月霸绝九霄

2019-05-15

《霸绝九霄》作者是剑气,男女主角是秦龙,慕容玄月的小说,霸绝九霄讲述了:黑市拳手秦龙受人迫害,魂魄穿越到拳皇大陆,本以为可以重获新生,却偏偏被一个死胖子掠了魂魄,种植进新的肉身,成为名符其实的植物人。 死胖子要拿他的魂魄规避天劫。 这怎么可以?死胖子还要在拿他的魂魄规避天劫前,给他找一个女人,让他被动地接受。

这简单就是耻辱!九死一生,成功脱险,秦龙虽纵意花丛,却凭借一缕霸绝九霄的嚣张气焰,开辟出属于自己的强者之路,异世武道称雄……精彩章节说话间秦手用手指轻轻弹了弹赵江肩膀,赵江“嗷”的一嗓子呼喝出来,一种钻心的刺痛在他的身体里扩散,剧烈的疼痛仿佛有万根银针扎到心窝子上一样,“你……你到底……到底对我做了什么?”秦龙笑眯眯地道:“没什么,我只是放大了一点你的疼痛而已,我的银针搞乱了你的武斗气,让你的身体处于非常敏感的地步,换句话说,我只需要轻轻一弹,你就会感觉到十倍的痛苦。 ”“你……你最好放了我,否则我要你的命!”疼得真咧嘴的赵江怒吼道。

“噢,看来你还真的不长记性,那好,我将你的疼痛放大百倍。 ”说着秦龙轻轻一按赵江腹部的一根银针,那银针又深入几许,秦龙又在赵江的肩膀上弹了弹,百陪的疼痛让赵江整张脸都在扭曲,想叫却又叫不出来,只是瞪大了双眼,想要将秦龙吞噬掉一般。

“看来你还没有长记性啊,那么我就将你的疼痛放大千倍好了。 ”秦龙又轻轻按了按银针,银针再次深入,秦龙将手指放到赵江的肩膀上,即使没有用一丁点的力量,赵江都感觉到一种痛不欲生,牙已经咬破了嘴唇。

“我这个人比较仁慈,痛也要让你痛得明白,你放心,我会让你好好品尝一下千倍的疼痛,不会让你因为疼痛而昏迷掉的。 ”秦龙眯着双眼。 不说赵江,就是一旁的李四海看到这种情况,都感觉寒意阵阵,后背发凉,倘若刚刚这位秦爷对自己用如此的手段,那简直生不如死啊,妈了个巴子的,这爷太狠了。

秦龙手指一弹,弹落到赵江的肩膀上,剧烈的疼痛让赵江直接昏迷过去,可是就在昏迷的那一刹那,又清醒过来,而且非常的清醒,那千倍的疼痛徜徉在他的身体里,让他死去活来,活来死去,他哇的一口鲜血喷吐出来,硬是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来,“杀……杀了我吧……杀了我吧……”秦龙的手指触碰到赵江腹部的一根银针上,笑眯眯地道:“你觉得一万倍的痛苦应该是什么样的呢?”“不要……饶……饶了我吧……我是王八蛋,我是垃圾,求求你放我一马,让我死……死个痛快吧。 ”眼见秦龙的手指就要继续去按那根银针,赵江脸上抽搐起来。 秦龙迅速抽掉赵江腹部的三根银针,一脚将赵江踢到一个角落,冷漠地道:“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以后你要为我做事,听我的吩咐。 ”赵江痛苦地爬起,又扑通跑倒在地,一个劲儿地磕头,“多谢秦爷不杀之恩,多谢秦爷不杀之恩。

”秦龙冷笑一声说道:“你们商贸司管理整个青龙城的商家,应该很清楚左家三少名下的产业都有哪些,一会你都给我写下来,如有一点遗漏,到时候可不止千倍万倍的痛苦这么小儿科了,我会让你日日夜夜承受这样的痛苦,想死都不成,我有那个能力。 ”……现在就算是给赵江一百一千个胆子,他也不敢跟秦龙较劲,刚刚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让他甚至在想这辈子投胎做人真***杯具,他规规矩矩地站起,立到秦龙的身旁。

秦龙一摆手道:“小李,去给我准备笔墨纸砚。 ”“是,秦爷!”李四海动作比兔子都快,见识到秦龙那惩治人的方法,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巡查大队里的十大酷刑,那简直就是一个屁,不到几分钟的时间李四海就将笔墨纸砚准备齐全,摆放到桌面上。 “写!”秦龙嘴里哼了一声。

赵江屁都不敢放一个,颤颤地拿起笔,刷刷刷地将左家三少在青龙城的产业写得满满一页纸,恭敬地递到秦龙的面前,秦龙接过纸页,扫视了一遍,这左家的三少的确有些势力,在青龙城的产业就有七八家之多。

秦龙将这些地方记在心里,将纸丢到桌面上,望了一眼赵江说道:“记得,不要想着以后找我报复,你没有那个能力。 还有就是,我刚刚已经将你男性的能力封住了,如果你不想这辈子都沾不到女人的边的话,就要好好听我的吩咐,说不定爷我一高兴,就将你恢复过来,当然你也别想着找人去医治,因为秦爷我施展的针法,放眼青龙城,我敢保证没有一个人能够医治得了。 ”赵江想要吐血。 一旁的李四海却强忍着想笑,赵江这王八蛋,也有今天啊,哈哈,尝不到女人滋味,那是比死还要痛苦的事情,真是老天开眼啊。 秦龙扫视着二人,嘴角上泛起一丝的冷笑,折磨人的方法他有很多,这还得感激黄灿那个死胖子,六年来黄灿想尽各种办法折磨他,目的就是刺激他的魂魄,让他的魂魄足够强大。

最让秦龙恶寒的是,这个死胖子每想到一个折磨人的办法,都要在秦龙的面前卖弄一番,让他知道接下来他要承受什么样的痛苦,了解怎么制造这些痛苦,所以秦龙折磨人的本领远比杀人的本领强。

秦龙站起身来说道:“走吧,随我下楼去。 ”“秦爷请!”“秦爷您慢走!”秦龙威风凛凛地在前面开路,李四海与赵江屁巅屁巅的跟随在他的身后。

赵江用无比怨念,诅咒李四海祖宗十八代的眼神瞪着李四海,心的话,你丫的,怎么不早告诉我这丫的惹不起。

李四海非常无辜地回应一个眼神,我***要是早知道,我也不惹这位爷了。

秦龙带着李四海与赵江从二楼下来。

楼下蓝碧霞,胖丫头小云,还有赵李两个的跟班护卫,都在焦急的等候,只是看到秦龙等人下来的时候,怎么都感觉有一点不对劲,可一时间也想不到是哪里不对劲。

蓝碧霞迎向秦龙,低低的问题,“你没事儿吧。 ”秦龙阳光灿烂地一笑道:“碧霞姐姐,我怎么可能有事情呢。 ”蓝碧霞奇怪地望着赵李两个人的表情,心里隐隐有一点不安。

赵江想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于是冲自己的四名护卫挥了挥手,可偏偏有一个傻逼呵呵的护卫误会了赵江的意识,以为赵江让他们继续查封彩云居,于是他将一张封条贴到了几卷布料上。

秦龙很不高兴。

赵江真想把那个贴封条的龟孙子碎尸万段,快步跑到楼下,一个巴掌煽到那护卫的脸上,“妈的,不长进的东西,这里也是你能贴的,给我把封条撕了,留一点纸屑我宰了你。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给我动手。 ”被打的护卫非常的委屈,其他的护卫也都莫名其妙,以为赵江吃错药了,可赵江毕竟是他们的顶头上司,都不敢忤逆,没的办法,只能将刚刚贴上去的封条一个接一个的撒掉。

“李队,要不要将秦龙那小子绑了……”“绑你妈个蛋!”李四海一脚将那说话的小子踢飞出去,威喝道:“都给我记住了,以后见到这位小兄弟都给我叫秦爷,明白不?”众巡查队员深深的不解,但还是齐声声应是。

秦龙很满意地道:“两位,我就不送了,以后常来这里坐坐,咱们多交流交流,增近增近感情。 ”“啊,一定一定!”赵江与李四海同声,接着各自带领自己的人马麻溜地退出了彩云庄。 ……“李队,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全城抓铺秦龙吗?怎么把他放了呢?”“你懂个屁,回去后给我把全城抓捕令撤了,以后见到那位爷,都给我绕着走!”“呃……那李队,我们现在去哪里?”“去青楼,今天李爷我要大战四方,都给我去!我请客!哈哈哈……”……“管事,封条真的不贴了吗?”“贴个屁,嫌老子命长了是不是,都给我记住了,以后见到那位爷,绕着走!惹不起!”“呃……那管事,我们现在去哪儿?”“去青楼……你们谁都别***跟着我,明白不,都给我滚回商贸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