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第四百三十九章 独断专行(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2019-07-07

第四百三十九章 独断专行(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金国这次派来的正使名叫曷鲁,副使名叫大迪乌。 大迪乌这是第二次出使宋国。 与第一次对宋国的良好印象相比,这次大迪乌对宋国扣留和不见他们非常恼怒。

更恼怒的还是正使曷鲁。 他性急如火,国子司业权彦邦天天带他们看这看那,就是不谈南北夹攻辽国之事,也不说李衍到底是怎么回事,令曷鲁急得口舌生疮鼻子窜了好几次血。 后来,金国又派人来催促,甚至带来了完颜阿骨打的亲笔信,可赵佶就是不见金使,也不给个说法。 对此,金人上下无不暗恨赵佶君臣。 ……再说童贯率兵征讨方腊。 其实,早在王庆投降的时候,老辣的童贯就命令刘延庆率大军南下,攻占了江宁、镇江等长江沿岸重镇,扼守住了长江天险,保证了方腊义军不能北上。 当时,完全没想到王庆会投降的方腊,还在命大军抢占东南之地,结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宋军攻占江宁、镇江等长江沿岸重镇,失去了长江天险。

如此一来,方腊义军就变得处处被动。 关键是,方腊的内部也开始出现不和谐的声音。

当初,包康建议救援王庆,陈箍桶建议北上占徽州、睦州然后直取东京汴梁围魏救赵,娄敏中建议先夺取没有重兵把守的金陵扼守长江天险。 可方腊全都没有采纳。

如今证明,方腊全错。 另外,当初方肥建议方腊,再打下州县不要将官吏全都杀了,留下一些口碑风评不错的帮忙治理所打下来的州县,可方腊不听,让义军代为管理州县。

结果,方腊义军,尤其是混入其中的无赖地痞,拿着鸡毛当令箭,大肆为害乡里,更有甚者,奸淫掳掠无所不干,搞得生灵涂炭,怨声载道。 本来顺应民意而起的方腊义军,渐渐开始失去民心,很多民众甚至怀念起当初北宋贪官统治的日子。

可以说,方腊义军的形势,急转直下。

这种情况下,自然有人质疑起方腊的能力,甚至有让方腊退位让贤的声音出现。

迫于这种形势,方腊一边将南征的大军往回调,一边命令方七佛出动出击,打算以胜利来巩固他自己的威望。 可是当初方腊为了能快速抢占东南的地盘,将义军的主力全都调到南边去了,只留下方七佛一支偏军。

在方腊一而再再而三的命令下,方七佛只能带着这支偏军跟宋军在湖州境内大战了一场,结果被宋军大将王禀击败。 方七佛带着败军退到了杭州城。

王禀尾随其后,将杭州城围得水泄不通,然后数支宋军轮番攻打杭州城。 王禀治军极严,关键时刻又肯身先士卒,以至于宋军将士悍不畏死,全都舍了性命去攻打杭州城。 在宋军猛烈的攻击下,哪怕方腊亲自上城指挥,仍是渐渐不敌。

更为关键的是,方腊准备不足,以至于城中开始缺粮。 最终,方腊不得不带着义军撤出了杭州城。 在撤出杭州城之前,方腊下了一个绝了民心的命令他命人将杭州城中的富户抢掠一遍,又将杭州城中的匠人和船工全都强行带走。 蔡京在杭州特设了一个造作局,集中了数千名匠人,这些匠人用金银象牙犀角竹木藤等为延福宫和万岁山制造各种精美的器皿和摆设,因此,杭州城中的匠人之多,仅次于东京汴梁。

另外,杭州还有三家官办造船厂和几十家私人造船厂,共有船工近万。

再加上这些匠人和船工的家人。

方腊撤出杭州城之际,共裹挟了七八万人出来。 有人可能不解,方腊裹挟这么多匠人和船工干甚么?答案是,有人要。 谁要?还能有谁,自然是李衍。

李衍答应方腊,只要方腊给他招募到匠人和船工,他就供应方腊没良心炮、轰天雷、床弩等利器。

如今都已经到了方腊势力生死存亡之际,方腊哪还能慢慢招募,自然是全都捉了,然后给李衍送去换利器保命。

此时,方腊南征的兵马已经撤回,方腊在匆忙之间将这些兵马分布在歙州、睦州、衢州、富阳、新城、桐庐层层设防,而他本人则撤到了青溪县。 ……青溪县,摩尼教的圣殿。 李俊和萧嘉穗与方腊手下的文武百官一边闲聊、一边等方腊来。

厉天闰非常钦佩道:“大都督真乃天下第一豪杰,一举收复了大半个云地,这可是咱们汉人一百多年都没有做到的事。 ”李俊信心十足道:“这只是开始,大都督必定能一举收复燕云十六州永绝胡患。 ”司行方道:“只可惜教辽主跑了,他对燕云之地有很大的影响,留着他只怕是一个后患。

”陈箍桶笑道:“辽主很有可能是大都督故意放走的。

”陈箍桶此言立即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萧嘉穗更是笑道:“陈兄为何有此一说?”陈箍桶笑道:“萧兄考我?”萧嘉穗笑道:“不敢,不敢,只是想听听陈兄的高见。 ”陈箍桶道:“那在下就大敢猜一猜,大都督有可能是想让辽主牵制金人的主要精力……辽主不死,金人所得之地就不安稳,其所辖的民众包括投降的将领和臣子都会思念故国,进而存在巨大的隐患,因此,金人就得将大半的精力放在辽主身上,无暇跟大都督争抢燕云之地。 ”说到这,陈箍桶看着萧嘉穗问道:“萧兄,在下猜得可对?”萧嘉穗暗暗佩服陈箍桶目光的毒辣,不过嘴上却不置可否道:“对与不对,我亦不知,毕竟我人不在云地,哪知此事原委,怎知大都督所想?”陈箍桶笑笑,没有再言。 吕师囊道:“我仍想不通大都督为甚么要为赵宋收复燕云之地?李老弟,萧军师,你们能不能帮我解惑?”李俊笑道:“我家大都督虽然与我们这些臣子商量过此事,但大主意是他自己拿的,因此,此事他是怎么想的,我们也不得而知。

”包康道:“大都督天造之才,数年之间算无遗策,令你们梁山泊有今日滔天之势,关键时刻自可独断专行,这是成大事之必然。

”就在这时,方腊走进圣殿,包康的话被方腊听了个正着,让方腊觉得异常刺耳,然后方腊的脸就沉了下去,“包康这是话里有话,是不是在讽刺我没有李衍之能还独断专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