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秦衍,苏药奉子时代:拒嫁亿万老公

2019-05-15

《奉子时代:拒嫁亿万老公》作者是玫瑰喵,男女主角是秦衍,苏药的小说,奉子时代:拒嫁亿万老公讲述了:七年前,为救老爸,她放弃了最爱的他,却不知这只是一场豪门背后的阴谋;七年后,为救儿子,她身心俱疲。

秦衍:苏药,你以为我秦衍是你想惹就能惹的人?关键她还惹完一次又一次!完全不把首席大人放在眼里!叫他怎能咽下这口恶气?他的浓情厚意、独宠专爱,却让她带着儿子,屁滚尿流的逃到“天涯海角”。

千里寻爹,小包子发话:爹地,快去把妈咪叨回窝!精彩章节她温暖的怀抱,近乎乞求的声音,终于让秦衍渐渐安静下来,他是真的太疼了,再没力气去驱赶她,而她的怀抱又是那么令人怀念,他甚至希望这只是一场永远不要醒来的梦。 苏药看他的右手一直死死捂着右腿的膝盖,难道他是腿疼?这症状和她奶奶得的老寒腿很像,“你等等……”她突然放下秦衍,不顾一切的跑进雨里。 滂沱的大雨,倾盆而至,石头般的雨水砸在她脸上、身上,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拼命跑拼命跑,她不要她的阿衍再疼下去。

秦衍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双目放空,再次陷入了失望。 时光仿佛逆流,穿越回七年前的那场车祸,他痛苦的躺在病床上,双眸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孤独绝望一点点吞噬着他的意志,那时的她也是如此,扔下他不管。 时间一分一秒的滑过,就在他完全绝望的时候,苏药突然再次出现在眼前,她全身都滴着水,冒着寒气,几步就跑到他身前,跪了下来,从怀里打开一个包袱,里面竟裹着一只滚烫的热水袋。 秦衍一脸错愕的盯着苏药,刘海因为雨水都贴在额头上,连眼睫毛上都团着两簇水汽。

苏药一把将热水袋按在他的腿上,又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药店的人说,这是治疗腿疼的止疼药,效果不错,你先吃了,回头一定要去看医生,知道吗?”秦衍服了药,疼痛终于渐渐消逝殆尽,整个人都恢复了精神,苏药小心翼翼的扶他站起来,可才刚站稳,他就一把将她推开,不带一丝温度的说,“好了,你可以走了!我没事了!”“阿衍,你不要这样嘛!你才刚刚好点,让我再呆一会儿,等一会儿雨停了,再让我走好吗?”她还是这么无耻,从18岁那年她就是这幅德行,那时候他总是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脸皮比城墙还厚?”七年过去了,秦衍只觉得可笑,这女人撒泼耍赖的功力还真是有增无减,他也不理会她,只是一步步走向汽车。 “阿衍,你的腿到底是怎么弄的?难道是那年的车祸?”身后的女人还在喋喋不休的唠叨着,仿佛这七年时间不曾流逝,秦衍猛然转身,带着苏药不曾见过的邪魅,步步逼近她。 细长的眼角挑起一抹不屑,“当年的车祸,不过是一点小伤,你想太多了,我秦衍还不至于伤成那样还去学校找你,你太高看自己了!”“对不起……阿衍,当年……”如果骂两句,可以让他好受一些,她宁愿他不停骂下去,想起他刚才痛苦的神情,只希望躺在地上的人是她自己,愧疚、心疼、无以言喻的懊悔,她的心终于溃不成军。

终于他将她逼到车门上,居高临下的睥睨她,嘴角却勾起让人胆战心寒的笑意,“如果道歉有用的话,那还要警察干嘛?”倏尔,秦衍修长的手指,钳住她纤细尖尖的下巴,他的力道好大,她的颌骨发出咯咯的声音,让她好疼。 这样的秦衍让她好陌生,他的眸光冷酷、残忍、甚至邪恶,让人不寒而栗。

她浓密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慌乱的闪躲,他的唇已经狠狠的覆了上来。

他的吻实在太霸道,发泄着心里压抑了七年的愠怒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苏药只觉胸口闷得喘不上气。

这久违的亲近,久违的味道,充斥在苏药的唇齿间,一瞬间泪如雨下。 苦涩的泪同时痴缠进他们的口中,秦衍终于停了下来,望着眼前人素白没有血色的脸,心口突然就疼了起来,他猛的松开她,一瘸一拐的朝车的另一侧走去。

秦衍打开车门,却见苏药还捂住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神情恍惚,完全呆愣在原地。

“还愣着干嘛?上车!”苏药被他冰冷的命令唤回意识,她转过身,打开车门,却看着座椅怔愣,“这……是驾驶室……”“要不然呢?你觉得现在的我还能开车?”他的腿,现在别说开车,就算是正常的使力都很困难,秦衍满不在乎的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一把关上了车门。

苏药登时就犯了难,秦衍不耐烦的瞟向苏药,“你大学时不是拿了车本?还墨迹什么!快上车!”她都七年没开过车了好吗?亏他想的出来,可眼下他的腿开不了车,外面又下着暴雨,一想到要他和自己一样被浇成落汤鸡,就心下一软。

苏药为难的上了驾驶座,讪讪的说,“那……一会儿……我把车开到大马路上,我下车给你拦出租,你还是坐出租车……”这是她能想到最好的办法,却听秦衍闭着双眸,冷冷回应,“一直开,开到淮海路左转,第一个路口再右转,有个龙海花园新城,就到了,我睡一会儿!到了再叫醒我!”望着前方被大雨冲刷的挡风玻璃,她连头皮都开始发麻,还好夜深人静,又下着大雨,马路上别说是车、连一个行人都没有。

就这样,她以蜗牛一般的速度,终于开着他那辆沃尔沃爬到了龙海花园新城。 这小区一看就是S市的豪华高档社区,经过严密细致的电子扫描,门卫才将他们的车放行。 苏药一路战战兢兢,终于将车开到了地下停车场,却见秦衍早已深沉入梦,一双浓长的睫毛静静搭在眼睑上,挺阔的鼻梁微微泛着光泽,薄凉的唇瓣还挂着疲惫的倦容,车内流淌着静谧的美好。

望着秦衍的睡颜,苏药只觉恍然若梦,她认不出伸出手指,轻轻描画他的五官、脸庞、还有头发,却不敢触碰,一颗晶莹的泪珠,还是不受控制的滚落下来。 秦衍忽然如梦方醒,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怎么?到了?”她连忙胡乱抹了抹自己的眼睫,“嗯,到了,你上楼吧,这是车钥匙,我先回去了。 ”可才要下车,却发现自己一侧的车门却落了锁,只见秦衍走下车,倏地将她身前的车门打开,像拎小鸡一样将她拎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