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济宁38处著名园林之首———荩园

2019-07-12

济宁38处著名园林之首———荩园

图一图二图三图四在位于济宁市任城区李营街道的戴庄,有一处园林,名曰“荩园”,园内有假山、凉亭、水榭、曲桥、池塘、古树……据《济宁直隶州续志》记载,清末时的荩园,仍然是“亭轩花木,优雅恬静,独擅一时亭园之胜”,为济宁38处著名园林之首。 如今,历经三百多年几易其主的荩园内,古树参天、亭轩幽静、鸟鸣声声,依稀可见往日的风采。 遮天蔽日的古树掩映下,古老的荩园静静地诉说着光阴的故事。

  说起戴庄,我们会想到那里有一座天主教堂,或许有的人还会知道那里曾经是姓李的一家私人花园。 在此生活多年的李希绪老人,讲述了这处园林三百多年间的历史变迁。

  从戴家庄园到李氏花园  李希绪老人讲,“荩园”这个名字,是由清朝康熙年间的郎中李澍所取。 “荩”字有两个意义,一为香草,一为忠心。

李澍官场得意,富甲一方,恐康熙南巡时御驾幸临,便给园林起名为“荩园”。

荩园的大规模营造也是出自李澍之手。 但这个花园最早并不是李澍家的,在李家花园之前,戴庄连同这处花园原本是一家姓戴的财产。   明末清初时,这片土地是山水画家戴鉴的私人别墅,他在村旁筑有小型园林,当时也称为“椒花村舍”,当时这处“椒花村舍”雅聚名流,冠绝一时,佃户佣属聚居,百姓俗称为“戴庄”,戴庄也就因此而得名。 据《济宁直隶州续志》记载:戴家花园主人其名鉴,字赋轩,号石坪。

戴石坪的祖先为三韩人,自高祖父移居济宁,故称为济宁人士。 其父号仰籛,又号栎岑,官居泌河县令。

  戴庄花园是戴石坪家族鼎盛时期的“小别墅”,那个时期,戴家家道中兴。

戴石坪有两个叔叔,一个叫华龄,官居常熟镇通台;另一个叔叔叫椿龄,官居甘肃省灵台县令。 戴石坪从小就非常的聪明,读书也很用功,少年时跟随家里的大人们四处交游,才识过人。

他的叔叔华龄在常熟镇时,戴石坪跟着他纵游山水,遍览名胜,常常与人喝酒咏词。 后来华龄罢官回家,不久便因病逝世,甘肃的叔叔也因事被革职,而戴石坪的父亲也病故了。 戴石坪这个人没有考取功名的志向,他不求功名利禄,目睹父亲的病故,叔叔们的当官、罢官,升降无定、荣辱变迁无常的家庭境况,由一个官宦之家顷刻间便变得门庭冷落。

本就志不在此的戴石坪从此更加淡薄功名,在家撰写《泼墨轩》一书,在晚年又患了风痹病。 除了教教孩子学习外,他很少出门,终日以书画为乐,生活过得很是贫寒。

随着家庭的变故,家道的衰落,在清康乾年间,将这处别墅卖给了郎中李澍。

而戴鉴则在济宁郊外,就是现在的南戴庄附近买了一处院落,这也就成为“南戴庄”的由来。

  李澍是清朝康熙年间的一名郎中,从戴石坪手里买得戴庄园林后,戴庄花园就成为了李澍的别墅。

在朝中做官的李澍,在当时看来算得上是富甲一方,家里很有钱。 而荩园也是在这个时候由李澍主持营造的,花园的风格完全是按照北京皇家花园模式设计与修建的。

据史料记载,荩园的大规模营造集中在1661年至1747年。

李澍所营造的荩园基本就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样子了,历经三百余年的风雨,虽有一些建筑已不复存在,荩园的主人也不断变换,但如今的荩园依然颇具皇家园林的气派。 一直到光绪年间(1875—1908),荩园内,亭轩花木、优雅恬静,苍松劲柏、翠竹草坪,红楼台榭、荷池碧清,池中岛屿、金瓦方亭。

假山上稀有树木昂首向天,山顶上耸立着漂亮的翠亭,登高远眺,可尽情饱览华丽无比的荩园全景。 在荩园的入口处,建了一面砖砌的花格墙,在墙中间开设一东向的园门,门顶部的横眉上,有济宁名人夏大观题写的“游目骋怀”四个篆字。

  李澍这个人教子治家皆有方,声望很高,也做了不少善事。 李澍的后人中又有三代考中进士,在朝里做官。 如李福泰,先后任职福建、广东、广西三省的巡抚,官至从二品,因而在其宅第大门上高悬着“世科第”大匾。

正是家道的兴旺,使李家能够凭借强大的经济力量,得以继续营建荩园。 经过李家的营建,荩园内叠石修池,堆山筑亭,安台建榭,莳花秀木,积翠成香,朱栏临风,借景配景,步换景移,荩园遂成为济宁园林之冠。

当年,众多达官显宦、文人墨客来到济宁,大都会应邀到园中一游,亦有众多文人留有题咏荩园的墨迹刻石等。   李澍家族的好景没能延续很长时间,很快到了李澍的第四代孙李善虎的时候,李家也变得败落了。

  荩园珍稀古树葱茏参天  走在通往荩园的路上,记者穿过一道圆形拱门,荩园就静静地伫立在一团绿荫之后。 残存的荩园园林布局紧凑,颇有皇家园林之风范。 慢步行走在园中通幽的曲径,或可看到小路两侧的参天古树,或可看到不远处的凉亭假山,又或可见池塘中的莲花……荩园的东部以假山树林为主,山石嶙峋,路径盘桓,奇花异草,古木森森。

高大挺拔的松柏,有的无可奈何地跌落在楼台前面,被人用粗粗的铁棍撑起,延续着久远的生命,有的被用铁质的栏杆围了起来。

园林的西部则以亭台水榭为主,水榭五间,为歇山式建筑。 园内的六角亭、攒尖顶,为典型南方园林式建筑。

在荩园的中心区域有一荷花塘,荷塘里面的水很深,水面离了栏杆却是很远,一片莲叶漂浮在池塘之中呈现一个圆形,绽放着与整个园林色调格格不入的鲜红色莲花。 园中的北部殿堂为内主体建筑,有古屋三间,屋子四周池水环绕,大树参天,不知是谁人题写的“荩园”园名悬挂其上,灰墙碧瓦,古色古香。 虽然岁月的痕迹已牢牢刻在现存的建筑上,却依稀还能看出它当初的辉煌与华丽。

紧邻古屋的是一座假山,怪石堆砌而成的小山掩映在参天的古树之中,伫立在山顶之上的一处凉亭若隐若现。   荩园内分布着许多的珍稀树种,以糠椴为主,还有银杏、黄连、桧柏、青檀、菩提、榔榆、古槐等数十种古树异草,不少树龄都在200年以上。 据园林专家鉴定,花园内达百年以上的古稀树种有26种、78棵,就其树龄之高、品种之多,堪称众园林之首。 明末清初至今四百年风雨飘摇,园内的很多古树已经自行腐朽枯死,近二十年自然枯死或被大风吹折的古树就有十多株。 当前园内还存留有珍稀树木数百株,其中240年树龄流苏树两棵、240年树龄银杏树两棵,百年以上树龄杜仲树十余棵,都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

园内还有品相优等、树龄二百余年的小叶朴(俗称菩提树)数十株,桃叶卫茅、紫薇、糠椴、木瓜、黄连、文官果、玉兰、楸树、核桃、梨、松、柏等高大乔木无算,茶树、女贞等灌木随处可见,多片麦冬已经有数十年甚至百年历史。 在这些众多的古稀树木中,最奇异的就要属那两株流苏树了。 每到春夏之际,流苏树开满一树的雪白花朵,那花朵把树叶都遮住了,如雪花一般一大片一大片的开满枝头,远远看去真是就像下了雪一样壮观。 现今,六月雪已经成为荩园内的一处胜景,每年流苏花开的时节都会吸引很多的游人前来观赏,也有众多的摄影爱好者前来拍照。   据在戴庄生活多年的一些老人讲,在济南市动植物园和济宁公园刚开始建设的时候,从戴庄园林征用了许多的珍稀古树花木,动用十数辆大卡车昼夜不停搬运了三天三夜,原有的花房悉数搬尽,很多珍贵的古稀树木都被移走。

虽如此,但如今走在荩园之中,依然随处可见那一株株葱郁的古树,高大挺拔的枝干,苍老的树皮显示着年代的久远。

①荩园荷塘②荩园荷塘中的小桥、凉亭。 ③荩园假山一角。 ④李希绪先生夫妇与向导在荩园凉亭谈古论今延伸阅读:戴庄天主教堂:戴庄荩园流苏花开四月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