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纷繁扰扰的流年,错过便是长别

2019-05-23

梦在袖中藏五经文史类书梦金钱中得书籍。应看梦者之清浊而推断。梦者为清者,主显达但不能长久;梦者为浊者,主得爵而无禄。若商贾之士梦此,则利薄而微,不足算也。

  ★、什么叫快乐就是掩饰自己的悲伤对每个人微笑。  ★、熟悉的街道,陌生的味道,这种感觉很空旷,难耐的日子,流逝旳是时间。  ★、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就象是喝了一杯冰冷的水,然后一滴一滴凝成热泪。  ★、我多么想见你一面,在街角的咖啡店,可是,又深深地觉得想象你比遇见你,更让我安心。相见不如想念。

纷繁扰扰的流年,错过便是长别

  我一直都在碎碎念,我的心事,我的不甘,而这一次,我想把它们,都说与你听。

  很孤独吧,你似乎从未真正去爱过一个人。

总是不知道怎么了,明明没有受过什么伤,却总是很难去融入。 为什么呢?毕竟我有一个180斤的身躯。

难道小时的记忆真的能影响一个人的成长么?  我算晚熟,不愉快的转折点源自我的四年级。 我一个人坐在教室的后头,没有同桌,一个人独霸一张学桌。

没有同桌和我口语练习,没有同桌和我偷偷讲话,没有同桌和我谈天说地。 我就像是个异类,被孤立在另一个世界。

  其实或许不是我不愿意去融入,只是很多时候我都被不经意的排挤在外,我便知晓,我应该有自知之明。

四年级时我要求两个人同坐,数学老头回我,你的身材一个人坐不更好;五年级有一次大型活动,文体广场举办活动,学校组织学生排列队形,一齐去那里,我们班把我刷了下来,说我太胖,影响队形。 我曾偷偷去看你们,跟随你们前行,我有努力融入过,只是很多人在不经意间,就把我排挤出来。 其实我很受伤,只是我一直没有说。   季菲和崔慧敏曾拥抱过我,那时的我还不曾将自己封闭。 她们因为我决裂过,因为我的任性。   或许寂寞的孩子总是意犹未尽的想起在她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   后来我们也曾遇见过。 崔慧敏高挑利落,男孩子气的她变得淑女,我还是人来疯。

季菲更加内敛含蓄,不说无聊话题,不做作不矫情。

她们如两朵温煦的花,向阳生长。

  我好像就此再也没有朋友。 我把自己孤立成了一个世界。 我仍然能和你们谈笑风生,甚至比你们更开怀,可我却总是逃离。

  我青春的记忆没有多少,寥寥地不值一提。 所以我嫉妒。

  我嫉妒你们总是很多朋友,发说说有人评论,和朋友拍合照,一起出去吃喝玩乐,有人分享喜怒哀乐。

真的,我很嫉妒。   你们有喜欢的明星,有共同的话题,你们知道二次元,你们互送生日礼物。   我从来不追星,不知道品牌不知道怎么搭配衣服,不知道哪个动漫好看,不舍得花钱买礼物。   我没有资格去嫉妒,因为我从不付出。

  我不主动联系别人,不关心别人,有这样那样的小人之心。   我应该是太自我吧。 太自我是因为自卑。 我怕拒绝,我怕伤害。 我把自己裹上看似坚硬的壳,我躲在里面,一边享受着清净,一边渴望着热闹。

  我只是有点遗憾。 青春留白,以至于现在我从来不愿看于青春有关的电影,尽管我好生羡慕。   电影把青春和回忆当成卖点,翻来覆去绞尽脑汁地戳弄人的泪腺。

可电影里的青春却不是我们,我们不是俊男美女,没有轰轰烈烈的初恋,也没有故作矫情离别。

我们平庸的年少时光里被练习册和漫长的补课填满。

所谓的叛逆也只是夹在教科书里的漫画,课桌下的手机,故意竖起的书本后遮遮掩掩的眼线。

上课的时候我躲在书后跟你们扯闲淡,两只耳机一人一只,藏在袖子里摆出托腮的姿势,考试作弊,上课不听讲,周末来不及写作业。

我们是被禁锢在教室里的鸟,一切都和电影演的不一样,但是又比电影真实而美好。 因为都与我无关,所以我便没有浓而强烈的欲望去观看。   我一直怕寒暄,我觉得那些不过是戴上面具的虚伪表演。   学生生涯里我也并没有几个如胶似漆的朋友,尽管他们断断续续地听过我的故事。

  我要结婚了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多不常联系的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都来问候。 真的谢谢你们,还能记得我。

后来我愿意珍惜参与过我成长的你们,哪怕只是泛泛之交。 我甚至还加回来几个初一同学,怎么舍得轻易说再见。

  顾慧敏,其实我很后悔那次喊你大顾,因为我心中并没有另一个顾慧敏的位置,尽管她比很多人都聪明,都能干,但她都不是你。

你就是顾慧敏,我们的顾慧敏。   季菲,其实我一直都嫉妒你,所以你一直默默关注我我才会觉得尴尬又惊讶。

有一次我们吵架了,之后数学课教旋转,数学老头讲完让我们自己做课本上的旋转题,他下来一个一个看。 我很着急,我不会,崔慧敏转学了,我只有你。 没有办法,我问你,你帮我画,才完成。 后来我一直不会旋转类的题,直到初中,茅塞顿开,于是我说,知识是需要沉淀的。

世事也是如此,顺其自然便好,是你的终归是你的,无法强求,不能强留。 只是可惜这个道理我懂的晚了点。 你的点名我一直不知道,其实我最害怕被人忘记。

  我愿意在你们的记忆里做一个闪闪发光的神经病,所以有时我才那么浮夸。 其实我只是一个外向的孤独患者,不是自我标榜,也非随波逐流。

  总会为别人的梦想感动,却又要装出不屑一顾的样子,无他,我庸俗又虚荣。   史铁生说,“丑弱的人和圆满的神之间,是信者永远的路。 ”在《务虚笔记》里,他说得更清楚:‘是差别推动了欲望,是欲望不息地去寻找平等。

这样上帝就造就了一个永动的轮回。 ’是差别。   我也想拥有灿烂的青春,和别人一样的生活轨迹,肆无忌惮去爱,去爱和自己志趣相投的人,而不是如此这般,茫茫然,面对问题,只会说,我不知道。 面无表情,眼神毫无光彩。

  他们最后都会离开,这是你一开始就知道的事情。   我其实挺难过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是我有这个问题,我觉得现在我们都很忙,结果忙得忘了联系。

忙着玩游戏,忙着升级,忙着水经验,忙着看电影,结果错过了最重要的东西。

  其实我有很多话想说,却找不到合适的人。 我不确定你们是否需要,亦怕唐突。   其实我不喜欢你们只点赞,只不过我自己也老是忘记,只点赞,不评论,我决定要改掉这个毛病。 毫无意义的点赞只表示我知道了,却无关心之意。

  因为有了人海,所以相遇才显得那么意外。 世界上有这么多这么多人,而只有我们能相遇,怎么舍得就此失散于流年。

  距离会让彼此变远,所以我们互相珍惜,哪怕不过点头之交,也别忘了关心只是举手之劳好么。   虽然人一生中总会与诸多路人相遇错过,很少有人共伴身边,但我仍贪心地想抓住每一个人,每一个记得我的人。   我深知,在纷纷扰扰的流年,错过便是长别。

  你别不快乐,我仍然记得。 文章标题:纷繁扰扰的流年,错过便是长别文章地址: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