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辛弃疾《祝英台近·晚春》:宝钗分,桃叶渡,烟柳暗南浦

2019-07-10

辛弃疾《祝英台近·晚春》:宝钗分,桃叶渡,烟柳暗南浦

  祝英台近·晚春    宝钗分,桃叶渡,烟柳暗南浦。   怕上层楼,十日九风雨。

  断肠片片飞红,都无人管,更谁劝、流莺声住。   鬓边觑,试把花卜归期,才簪又重数。

  罗帐灯昏,哽咽梦中语:是他春带愁来,春归何处?  却不解、将愁带去!  【简析】  这是一首描写离别相思的词篇。

如果我们联系辛弃疾的思想实际和他一生的经历来看,这首词很可能寄托了作者由于祖国长期遭受分裂、不得统一而引起的悲痛。

  上片写行人去后的凄凉。 开篇三句点明别时的节气,衬托悲苦的心情。

中二句写别后的思念与由此而引起的心绪。 断肠三句写春去花落,无人爱惜,莺声鸣啭,无人劝阻,由此而更增添她的愁苦。

下片写盼归的急切心情。 换头三句通过占卜归期的神态来刻画女主人公的心理活动。

中二句写梦中相思之情。

末三句以怨春作结。   这首词有两个值得注意的特点。

一是善于通过动作来刻画人物心理活动。 词中侧重于描写女主人公盼望丈夫早日归来的焦急心情,在写法上,作者舍弃了一般常用的即景抒情的手法,而是通过动作的某些细节来突现人物的内心活动:鬓边觑,试把花卜归期,才簪又重数。 出现在读者面前的这位女主人公,把刚刚插在鬓边的鲜花重新摘下来,,一瓣一瓣地从头细数,忐忑不安的心情,便跃然纸上,甚至连这位女主人公的焦急心情也活灵活现了。

这是其一。 其二是通过梦中的呓语来表示对春天的怨恨。 这就比一般的怨春更加深入一层。

通过梦中语,还进一步说明花卜归期只不过暂时取得心灵上的某种安慰,并非有确实的凭据。 反过来,这梦中又进一步烘托出盼归之情的急切。 在结构上,结尾又密切照应开篇,因与情人分别时是烟柳暗南浦的春天,所以说是他春带愁来,春归何处?却不解将愁带去!  这首词通过儿女之情,寄托了家国之愁。

作者满腹的怨恨,却不说破。

于是就可以使人用自己的想象来加以补充和发挥了。   词中很少用典,并以浅近的口语于不经意处信笔写来,既切合女主人公的身份,又切合其声情口吻。

这首词在辛词中是别具一格的。 沈谦在《填词杂说》中说:稼轩词以激扬奋励为工,至宝钗分,桃叶渡一曲,昵狎温柔,魂销意尽,才人伎俩,真不可测。

这一段话说明,这首词是带有婉约词的特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