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严歌苓:“我成不了下一个张爱玲”

2019-05-14

改编自严歌苓小说《金陵十三钗》的电视剧《四十九日·祭》于12月1日登陆湖南卫视。

记者微信采访了亲自操刀编剧的原作者严歌苓。

在创作中,她坦言既没有套用以往抗战剧的残酷搏杀,也没有重复电影版十三钗的苦难叙事,而是有意挖掘普世主题吸引世界目光,不管是写小说,还是创作剧本,只要是自己的文字,我都会有种偏执,保持着内心的小清高,娱乐化、商业化根本改变不了我。 聊新作剧版十三钗更接近原作当年老谋子奔着奥斯卡去的《金陵十三钗》加入各种国际元素,神父请来奥斯卡影帝贝尔,新人倪妮一口流利英文。 不过到了《四十九日·祭》中,一切都将本土化,神父成了张嘉译,小宋佳饰演的玉墨也不会说英文。 其实神父变成由张嘉译饰演神职人员法比,正是剧版主题之一,你是什么族群就是什么族群,外国的神无法救中国的人。 严歌苓说,在电视剧中不好展现太多外国人的形象,因为台词必须有外语,这样电视观众较难接受,配字幕的话容易走神。

而张嘉译的角色由外国神父养大,这个关系比较符合当年的情况。 剧中,小宋佳饰演的玉墨最终没有凋零,而是作为战后幸存者参与了大屠杀清算。

其实两个玉墨都是我想表现的。

尤其是剧中的她出现在了南京大审判,这是我国文学作品和文艺作品中从未展现过的,玉墨在这次大审判中为姐妹复仇,这是我特别想要表现的。 女学生书娟仍由影版饰演者张歆怡出演,黄志忠接棒曹可凡出演书娟父亲、一个悲情汉奸。 影版中佟大为饰演的李教官,这次改回了原著中的军官戴涛,并由胡歌接棒,与玉墨展开了一段精神之恋。

扩到46集,故事没注水因为莫言+郑晓龙+周迅的阵容,剧版《红高粱》也曾被寄予厚望,结果却流为平庸之作。 同样是接棒张艺谋的电影,张黎+严歌苓的班底,也让《四十九日·祭》没有被忽视的理由。 不过,从两小时的电影扩展到46集的电视剧,严歌苓并不认为有注水之嫌,因为之前的故事发生在教堂里面,这次则拓宽到整个南京城。

据说《四十九日·祭》的出炉也不像剧版《红高粱》那般趁热打铁,早在1991年,张黎就开始和严歌苓聊作品,探讨历史的本质。

2011年小说出炉后,二人就商量一定要找一个主题把它拍成电视剧。 关于内容,二人早已达成共识,日军屠城六周,故事从事发前一周写起,加起来一共49天,49天也正好是中国传统中,人去世后灵魂得以超度的节点,这也是剧名的由来。 我想尽量表达一个完整的前史与后史,希望能将手头上掌握的历史资料全部写进去,严歌苓说在动笔前,很幸运地得到了一些珍贵史料,一部分来自她祖母的姐夫、一位国民党卫生部军官,一部分来自当时的安全区国际委员,这些史料给了我很大的冲动,把它(剧本)写得更深入和全面。

比如,我把后人对南京大屠杀这个事件怎么追寻、怎么缅怀,特别是如何看待剧中几位妓女的态度也放了进去。

虽然作为电视作品,剧中尽量减低了视觉上的残酷刺激,但这一部分在严歌苓看来是不可规避的。

近些年抗战题材中的战神、英雄层出不穷,可对于当年日军的残暴却鲜有体现,《四十九日·祭》弥补了这样一个空白。 聊创作我成不了下一个张爱玲严歌苓在海外华人电影圈游弋了20多年。 上世纪80年代,是中国文坛一个热闹、喧嚣的时代,在鲁迅文学院的作家研究生班中,严歌苓与叱咤文坛的余华、莫言等人是同学。

但严歌苓选择了一条跟他们不同的路,她奔赴美国,并凭借《少女小渔》和《天浴》获得十几项港台和国际电影大奖,海外市场反响颇大。

如今,严歌苓的名字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内地影视圈,尤其是在《梅兰芳》、《金陵十三钗》、《归来》等大片的热映之后,她的作品已是许多国内大师级导演眼中的富矿。 大家认为严歌苓的作品一定会改编为影视剧,这是个习惯思维的误区,很多人买了我的版权后,发现其实很难改。 作为眼下最炙手可热的作家和编剧,对于作品版权最高价将近2000万元的传闻,严歌苓也连忙否认,这对我是非常有害的,因为美国税务机关盯上我的话,我会被整得很惨。

而对于井喷式的创作力,严歌苓说她在国外的生活方式帮了她很大的忙,在特别孤独和清静的状态下,我有大量时间用于创作,若在国内应酬很多的情况下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被改编为影视剧的作品很多,可严歌苓却说自己没时间看电视剧。 我大部分时间都在照顾家庭和孩子,做各种各样的艺术体操和芭蕾训练,最后留给自己的时间看看电影、读书和做资料研究。

年复一年的保持律己生活,给严歌苓的回报除了事业的成功,还有一个精致的自己,我知道不律己的结果就是不喜欢自己,为了自己喜欢自己,就得对自己有所要求。

如今的严歌苓和先生一起住在欧洲,欧洲还有大量的人文历史等着我去吃透,之后我还是会回美国的,我的孩子和婆婆需要我的照顾。

因为笔下的故事多发生在上海、南京等当年的孤岛城市,加上擅用女性视角,严歌苓也常被拿来与张爱玲对比。 我怎么可能和张爱玲像呢?张爱玲之所以独一无二,就是因为她把上海写成她的了,如同福克纳把他的小镇写成了福克纳的,马尔克斯把他的小城写成了马尔克斯的。

我的经历是前半生戎马,后半生寄居海外各国,大家所形成的世界观和人生观都截然不同。

本文链接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