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生死别离,也罢,伤感散文,散文随笔,然而,生死,相思,女流文学网

2019-07-08

生死别离,也罢,伤感散文,散文随笔,然而,生死,相思,女流文学网

雨打芭蕉,红也瘦,绿未销。 憔悴了心,绕指柔情却终不悔韶华易逝,青春不再。 朱颜空消磨,成白骨,也终叫人间见了白头。

酒阑歌罢玉樽空,青缸暗明灭。

然而,醉眼朦胧之间,仍忆起少年时候,沉醉放歌,那人的回眸一笑,灿若千阳。 口中张扬誓言:桃枝为约,红巾定情,红线结发,此情上穷碧落下黄泉。

而如今,落了青苍,减了华年,也该问一句何处是吾乡。

然而这追问,太远亦太难。

是弃了凝墨的笔,落了泪,聊剩一池春水吹皱的悲。 缘起缘灭,只影向谁去?喜也罢,悲也罢,和也罢,离也罢,聚散随缘,得失由心,最后却明白,多情却总羡无情,无情不似痴情苦,骗不过的,心而已。 将心剥离成一片片凝固了记忆的华年,至苍鬓成白发。 楼头残梦五更钟,惊起时才觉枕了黄柯,浮生如云烟。 然,相思如六月的丝雨,无论看遍多少道青石板街,多少轮日落,多少场烟火,它仍是缱绻至当年的那一曲断肠,那一觞美酒,那一条浊浊春水,那个人的身边。

心是那么寂寥绝望。 因为自己的泪还记得,那一年花开花落间惊鸿一瞥的沉沦,那一瞬蝶舞翩跹中倏然的心悸。

那些美好与殇逝将记忆割裂成碎落的琉璃,在生命的洪流中熠熠生辉;那些残梦中唱出的赞歌与挽歌、相思与痛失将人生支离成一列陈旧的胶片,在脑海中响彻的是失了色彩的光华芳菲……最后,不过生离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