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的全诗,注释,诗意,翻译和赏析

2019-06-11

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的全诗,注释,诗意,翻译和赏析

【鉴赏导示】盛唐山水诗大多歌咏隐逸情趣,都有一种优闲适意的情调,但各有特色。

常建的这首诗在优游中写顿悟,与盛唐山水诗有相似之处,但风格闲雅清幽,艺术上与王孟的平淡却不类同,确属独具一格。 【鉴赏】这首诗题咏的是佛寺禅院,抒发的是寄情山水的隐逸胸怀。 诗人在清晨登破山,入古寺,旭日东升,光照山上树林。

然后,诗人穿过寺中竹丛小路,走到幽深的后院,发现唱经礼佛的禅房就在后院花丛树林深处。

这样幽静美妙的环境,使诗人惊叹,陶醉,忘情地欣赏起来:山间风光使鸟儿怡然自乐,清水潭旁只见天地和自己的身影在水中湛然空明,心中的尘世杂念顿时涤除。

此时此刻,诗人仿佛领悟到了空门禅悦的奥妙,似乎大自然和人世间的所有其他声响都寂灭了,只有钟馨之音,这悠扬而宏亮的佛音引导人们进入纯净怡悦的境界。

显然,诗人是借写山水之趣,寄托自己循世没有烦闷的情怀。 这是一首律诗,但笔调有似古体,语言朴素,格律变通。 出于构思造意之需要,首联用流水对,而次联不对仗。

全诗以题咏禅院而抒发隐逸情趣,从晨游山寺起而以赞美超脱作结,朴素地写景抒情,而意在言外。

因此,诗歌在构思巧妙之时,佳句工于造意,妙在言外。 宋代欧阳修等人极为赞赏竹径、山光四句,可见其造语奇巧、引人入胜之妙处,也可以看出这首诗独具一格之处。

【赏析】佛教自六朝以来,在中国渐趋盛行,而佛寺禅院又大多远避尘世、幽隐山水,这使在进与退、仕与隐的矛盾中痛苦徘徊的一代文人,在山水与佛寺合一的灵光里,常常可以得到审美的愉悦与慰藉,表现在诗歌创作中,就常常出现山水与佛道的结合。 这是我国山水诗发展至盛唐的一个显著特色吧!常建的这首诗,堪称其代表作之一。

破山寺在江苏常熟虞山北麓,始建于南朝齐时,至唐懿宗咸通九年(868年)赐额破山兴福寺。

起首二句: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点出古寺、高林。 佛家称僧徒聚集之所为丛林,如我国有所谓四大丛林之说,高林二字,颇含礼颂禅院之意。 此处由尘世而入佛门,虽有寺、林字样,禅意未深。

随着竹林曲径,渐臻佛境: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此联为传世绝唱,它不但艺术地再现了诗人踏过竹林曲径,穿过深幽的花草树木,走到禅院的情景,而且道出了某种审美观照中的体验,艺术地表现了华夏文化那种对曲折美、摇曳美的追求,因此,由之而生发的曲径通幽四字,竟成了以后园林艺术(如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曾使用)、文学艺术中的美学追求。 诗人在首联点过古寺之后,很快就曲径通幽,步入禅房,继之而来的两联也都写后禅院之情景: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此二句,看似与一般的山光水色相若,其实含有禅宗的意味,含有诗人步入禅境,对山水所蕴涵的哲理的体会。 悦字、空字是两句之核心,它们都表现了典型的佛教思想。

佛的本质之一即是空,而禅悦又是佛教徒步入空门得到精神上纯净愉悦的不二法门。 《维摩经·方便品》说:虽复饮食,而以禅悦为味。 佛家,特别是后期禅宗,进一步把一切事物都看成是寻求解脱、禅悦之妙道,所谓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景德传灯录》),山水景物自然就更在其中了。 此时之山光潭影,使诗人俗尘净洗,心空性悦,完全皈依于自然与禅宗那完美统一的静美世界的怀抱: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音。

万物之音响全部消寂,而反有禅院的钟磬之音,袅袅不绝,似乎永恒地吟唱着,它使这阒寂的禅院更为空寂,它使这肃穆的世界更为庄严,它使一刹那成为了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