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相亲之路的终点, 是否是幸福?

2019-06-11

相亲之路的终点, 是否是幸福?

  我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相亲让我对自己和异性更加了解,当然,也让我找到了另一半。

  1  2014年7月,我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当了一名公务员。

  刚进单位的第一天,单位大姐就热情地跟我们唠家常:有没有对象,是不是独生子女,老家哪里。 几个问题下来,我们这些初入职场的嫩苗就被久经沙场的老油条在内心里给掂量出了重量,他们迅速地盘算起了手里哪个未婚的小姑娘或者小伙子可以相配。   由于性格开朗,我和同事们很快就熟识了起来,上班第二个月,单位的阿姨大姐们就开始给我安排相亲。

  那个时候,婚姻于我而言有些遥远,我对相亲这个事情还没有太多的概念,有些好奇,又有些反感。

  碍于同事的情面,我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相亲。   见到男孩的那一刻,我是有些失望的。

在介绍人的言语和我的幻想中,男孩应该是举止优雅、风流倜傥的,而眼前坐着的这个,却盘着二郎腿,两指娴熟地夹着烟,眼睛眯着看向我,让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菜市场案板上的一条鱼,正等着买主估价。

  没聊几句,我就落荒而逃,我想着,再也不要经历这么尴尬的局面了。

之后几次,别人再给我介绍,我就一直推脱。   过年回家的时候,父母开始催婚,他们是比较典型的中国父母,我上学的时候从来不鼓励我谈对象,看任何一个和我联系的男生都不像好人,在我毕业后就恨不得我立马给他们变出一个金龟婿来。   我并不是不婚族,我也同样期待爱情和美满的婚姻,看到父母如此着急,我有些理解他们的心情,想着回去上班后积极相亲,早日找到喜欢的另一半。

  2  我们这有正月不说媒的风俗,所以每年正月里媒人和相亲男女都比较清闲。

出了正月后,我给单位的热心大姐们买了瓜子糖块,让他们多帮我留意合适的男青年,我要认真找对象了。 这无疑给了大姐们说媒的信心。   我开始频繁地相亲。

  见过那么多适龄青年,大多数人的模样,我到现在都已经有些忘记了,但是仍然有那么几个人让我印象深刻。

  医生,是我当时最青睐的职业,我一直期待着能找到一个当医生的另一半,像电视上似的,温文尔雅,冷静睿智。   只不过,这个男医生打破了我的幻想。

  我们见面的过程中,他大多数时候都是沉默的,我想他可能还在思考深奥的医学难题,对于我抛出的问题,他也都只作很简短的回答。   第一次见面,他给我点了四个鸡腿,我想着还是要保留一下淑女的形象,徒手撕肉毕竟不大雅观,所以,我以晚上不吃肉为由没有吃。

男医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四个鸡腿在他手指和嘴巴巧妙的配合下很快就消失殆尽。   第二次见面,他把我带到了一个小吃店,坐下点完餐后,看到那边有卖糖葫芦的,他去买了两串,我当时去洗手了,给我的那串,在没有包装纸的情况下他直接放在了满是油污的桌子上。 他直接改变了我认为医生都有洁癖的看法。

  接触了几次后,我能感觉到他喜欢我,想讨好我,但是他总是好心办坏事,我知道这是由于他恋爱经历少,可是我无法再去**他,我不愿意用自己的时间和感情去赌一场不一定有结果的恋爱。   我慢慢开始理解很多人不愿意相亲的原因,大家都带着防备心理打量对方,不肯轻易尝试和付出。

  3  相亲是一个认识对方的过程,更是了解自己的过程。

  我是一个有些焦虑感的人,我要求自己要不断学习,每年都要学习一些新东西,所以我对自律的人很有好感。

李丰就是一个极为自律的人。

  每天清晨五点钟,他都会起床去跑上5公里,能步行的路他一定不会坐车。 虽然是租的房,但是被他打扫得干净整洁,做饭手艺也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