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金带连环束战袍,马头冲雪过临洮:马戴《出塞》赏析

2019-07-09

金带连环束战袍,马头冲雪过临洮:马戴《出塞》赏析

出塞马戴金带连环束战袍,马头冲雪过临洮。

卷旗夜劫单于帐,乱斫胡兵缺宝刀。

赏析:这首《出塞》,除具有一般边塞那种激越的诗情和那种奔腾的气势外,还很注意语言的精美,并善于在雄壮的场面中插入细节的描写,酝酿诗情,勾勒形象,因而能够神完气足,含蓄不尽,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

金带连环束战袍,马头冲雪过临洮。

金带连环四字,极精美。 金字虽是带字的装饰词,但又不仅限于装饰带字。

看似写战袍,目的却在传达将士的那种风神俊逸的丰姿。

马头冲雪的冲字,也不只是一个单纯的动词。

作者不用带雪、披雪,而用冲雪,是要用这个动词传出人物一往无前的气概和内心的壮烈感情。

金字和冲字,都极简炼而又很含蓄,都为激扬的诗情涂上了一层庄严壮丽的色彩。 在着重外形描写时用一两字透露人物内心的美,使人读后感到诗情的既激扬又精致,没有那种简单粗犷,一览无余的缺点。 卷旗夜劫单于帐,乱斫胡兵缺宝刀。 卷旗,避免惊动敌人,的是夜间劫营景象。

因风疾所以卷旗,一以见战事之紧急,再以见边塞战场之滚滚风尘。

这岂只为景物描写,作者正以战旗之卷,写出勇士夜赴战场的决心与行动。

卷旗夜战,正是短兵相接了,但实际上只是雷声前的闪电,为下句作铺垫。

乱斫胡兵缺宝刀,才是全诗中最壮烈最动人的一幕。

这场乱斫胡兵的血战,场面是很激烈的。 缺宝刀的缺用得好。 言宝刀砍到缺了刃口,其肉搏拼杀之烈,战斗时间之长,最后胜利之夺得,都在此一字中传出。 作者在全诗二十八字中,极为精彩地处理了选材、顺序与如何运用并积聚力量等重要问题。

前三句,只是引臂抡锤,到第二十六字缺时,奋力一击,流火纷飞。

读岳飞《满江红》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深感缺字韵押得险而有,得高山危卵之势。

而马戴在这首诗中的这个缺字,虽不当韵脚处,却同样使人惊赏不置。

乱斫两字虽很真切而且精辟,但,如无缺字,则不见作者扛鼎之力。

这一个字所传达的这一真实细节,使诗情达到了传神境界,使全诗神采飞扬。 全诗结构紧密,首句以英俊传人物风姿,次句以艰难传人物苦心,第三句以惊险见人物之威烈,结句最有力,以壮举传神。 至此,人物之丰神壮烈,诗情之飞越激扬均无以复加了。 总之,此诗在艺术上处处见匠心,在古代战歌中,不失为内容和形式完美结合的上乘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