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士气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2019-07-07

第一百三十七章 士气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领赏?”周提辖愣了一下,这些银子难道不是当成军饷来发的,怎么转眼间成了赏银?正常的军饷跟赏银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军饷是正常的俸禄,赏银那是额外的收入,周提辖干了十来年的提辖官,早就忘了还有赏银这个词存在。

寻常衙门里需要钱,都是直接去账房里登记拿钱就成。

赏银?不存在的,衙门里穷的连老鼠都不愿意光顾,哪里还有油水打赏。

那原本无精打采的黑甲军,一听到有赏银,整个就是精神抖擞了起来,双目泛起神光。

林宇笑了笑,道:“提辖大人只管将人召集来就好。 ”周提辖半信半疑,挥手叫来了一个传令兵,消息随即在黑甲军营部扩散开,八百名黑甲军火速在衙门外集结。 黑色的盔甲闪烁着森然的寒光。

八百名黑甲军算是武陵郡一股非常可观的战力了,要对付一般的山匪显然并不难。

除此之外,武陵郡还有现役的城卫兵两千人,但论战力,那两千人都不是这八百黑甲军的对手。

队伍集结的速度并不慢,这一点林宇还是颇为赞许的,跟着周提辖大人出了衙门,五箱银子也一块抬了出去。

赶来的衙门官吏,看到那占了大头的五口箱子银钱从官府衙门里抬了出去,心在滴血。 林宇出了衙门,一眼便看到了精神矍铄的八百名黑甲军,手持刀枪,背负羽箭,这些人的年纪并不大,有的看起来甚至只有十七八岁。

但这些人的眼中却有股一般文人士子所没有的坚毅,非常有震撼力。

周提辖对自己带出的兵还是非常自信的,他虽然贪财了些,但办起事来并不马虎,反而是衙门里最靠谱的官。 林宇打量黑甲军的同时,这些郡守亲兵同样打量着他,有几个黑甲军之前见过林宇,知道此人是如今太乌新任总督陈廷均看好的人。 哐当!五口装满银子的箱子重重的落在地上,这些黑甲军眼睛瞬间红了。

银子,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刚才传令兵所言不假,真的有银子可以拿,都说当兵的饷银高,待遇非凡,真的进来了才发现这比哪儿都苦。 银子不仅不多,干的还是刀口上舔血的事,这次陈廷均走后,新的郡守听说是个家当只有几百两的人,很多人都生出了脱掉这身甲胄不干的想法。 见众黑甲军被银子晃的眼睛移不开,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轻笑道:“先自我介绍下,小子林宇,当今武陵郡郡守方如松大人的女婿……”“什么?你就是林宇!”“前些天钦天诏令中的林宇,那断然是你了……”不少黑甲军惊呼出声,这比他们年纪还小的人,可是武陵郡的大红人,能歌善词,围棋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来年若能够考取功名,那就是能够进京面圣的少年英才。

“这些都不重要。 ”林宇露出一副不敢当的神色,轻笑道:“重要的是,本公子给诸位将士发赏银来了。 ”众黑甲军神色猛地一震,眼神炙热地看着林宇,几乎感动的快要哭了,现在谁给他们发银子,谁就是他们的再生父母。

周提辖心如刀割,自己辛苦训练出的兵,转眼间被林宇给差不多收买了。

“当然这赏银也不可能就这么平白无故的送给诸位将士……”林宇见时候差不多了,便是朗声说道:“前两天狼行山的贼匪谢孟德,目无法纪,残害武陵百姓,郡守大人问询痛心疾首,特令小子与周提辖大人率领诸位将士征讨恶贼,今日本公子这一万两银子,就全部用来犒赏诸位将士。 ”“……”原本眼睛冒着绿光的黑甲军,听完林宇的话后,近乎所有人都眼观鼻鼻观心,各个如同泄了气的皮球。

谢孟德那是什么人?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衙门发兵征讨几次,除了伤亡外,根本没有捞到任何好处。

甚至到后来衙门都要派人送银子过去,才能够保住一方平安,平息谢孟德的怒火。

周提辖欲哭无泪,就知道这一万两赏银不会那么容易得的,那生命去换,也太不值当了。

林宇原本设想的,众黑甲军听到杀贼拿赏银,必定跟前世电影中描述的一样,各个战意高昂一鼓作气杀敌制胜。 但这一幕并没有出现,反而士气溃散的一塌糊涂。 这样的状态发兵狼行山,几乎有多少送多少。

林宇虽然没有领兵打仗过,但研究中国古代的历朝历代,也知道不少战役都是以少胜多,除了出奇制胜,装备精良外,士气是个决定性的因素。

士气如虹的时候,可以几千人追着几万人大杀四方,士气如山倒的部队,根本不会在乎己方压倒性的人数优势,人内心的恐惧只要滋生,几乎很难再举起兵器上阵杀敌。 眼前这些黑甲军别说士气了,连征讨的勇气都没,也难怪贼匪谢孟德无法无天,归根结底还是官府衙门烂掉了。

“你们身为大夏子民,更是保一方平安的将士,如今贼匪挥动手上的钢刀,无情残害你们的兄弟姐妹,难道你们也要无动于衷?”“我大夏是无数先烈,英勇悍将用鲜血打下来的国家,一方太平更是千千万万个你们这样的将士开创的,若是你们垮掉了,大夏也就完了……”林宇也不管这些人心里有没有国家荣誉感,他来到这个世上,不是来面对大厦将倾的,是想安稳地在书房里读书修行,做个不会被人约束的自在人。 可以大权在握,可以逍遥天下,也可以是武能上马定乾坤,文能提笔安天下的强者。

众黑甲军听到林宇的话后,身体皆是微微颤抖了起来,不管从军是不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危险事情,这世上总要有人站出来守护这些子民。 谢孟德这些年干下的那些事,堪称丧尽天良,他们不站出来讨伐,这武陵郡还有谁会站出来?各大世家的利益没有触犯,犯不着与谢孟德拼个你死我活,但他们是拿着大夏朝廷的俸禄,若是放任贼匪不顾,终有一天……受伤害只会是他们的父母,兄弟姐妹。 “我愿意追随提辖大人与林宇公子讨伐谢孟德,只希望死后……大人们能够善待我的家人。

”一个手持长枪的黑甲军红着眼站了出来。

“我也愿意,但家中的老父就拜托大人们了……”“讨伐谢孟德,保武陵一方太平,我们不是垮掉的一代人……”越来越多的黑甲军站了出来,眼眶泛红,士气陡然高涨,人人心中都有满腔战意。 这一幕让得周提辖的大吃一惊,半响后,他深吸了口气,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眼神中也充满了一股决绝之意。 世上没有永远的懦夫,某些时候,他们甚至比任何人都要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