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第两百九十二章 秦泽:“???”(为盟主“忧伤的蛋蛋哥”加更)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最新章节

2019-07-10

第两百九十二章 秦泽:“???”(为盟主“忧伤的蛋蛋哥”加更)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最新章节

秦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张明玉,说起来还是离校后第一个遇见的同学。

富二代的乐子总是很多的,酒吧啊,夜场啊,酒店啊,还有玩车,开着改装过的跑车在郊区兜风,前几年据说还有富二代还是红二代半夜在城市街道飙车,后来出事撞死了人,再后来就飙车事件就很罕见了。

什么飙车啊,俱乐部打枪啊,骑马啊,坐邮轮聚会啊,此类乱七八糟的乐子,秦泽以前是没资本接触,现在有资本了,却懒得接触。

在他看来纯粹是富二代闲得慌,咱们富一代从来不屑干这种事。 销售员恍然大悟,难怪一眼就觉得眼熟,原来是他。 一般关注娱乐圈的人群,女人、学生、闲的无聊的白领。

像销售员这样辛苦的工作,对娱乐圈的关注不高不低,认识秦泽,但不是很熟。

对了,好像是叫快枪手,居然有人取这种称号,心真大。 不过明星居然就买二三十万的车子?太低调了吧,现在明星座驾不几百万上千万的,你都不好意思出去和人打招呼,买二十三万是几个意思。

我得想办法把他引到百万价格区。

张明玉早看到秦泽了,一路走来,看秦泽和销售经理聊的热火朝天,他想当做没看见,直接走人的。

关系不好的老同学见面,假装不认识才不会尴尬。

换了其他有过节的人,张大公子早就上去踩脸了。 可这是秦泽啊,这半年来,秦泽的传说在校友圈流传甚广,大家时不时就在朋友圈、聊天请讨论秦泽,这是一条翻身的咸鱼。

校友圈:男同学:秦泽居然是秦宝宝的弟弟,太特么羡慕了。

女同学:秦泽太帅了,以前怎么没关注他呢,好低调。

财大校园:男学弟:秦泽是我们的学长?谁认识他的,能帮忙要一张秦宝宝签名照吗?女学妹:哇,快枪手是我们学长,想想就激动。 快枪手早已离开江湖,江湖却依然有他的传说。

而他张明玉只是一个富二代,哪一届没有几个富二代校草,铁打的学校,流水的校草。

毕业了就意味着被遗忘。

说到富二代,秦泽现在是富一代,张明玉已经没信心和他叫板了。 算了吧,我已经被打脸两次了,何必在第三次把脸凑上去。

张明玉板着脸,不冷不热的“嗯”一声。 正要说话,他同伴开口了。

“哦,那个戏子秦宝宝的弟弟啊。 ”小伙伴和张明玉一样,都是浙省人,两人的老子是生意上的伙伴,又一起在沪市上大学,玩的还不错。

不过最近小伙伴要回浙省了,姑娘们一个个都被迫下岗了,待这边也没什么好玩的。 他这个小伙伴很懂得察言观色,一见张明玉的脸色,就知道两人关系不好。 秦泽眯了眯眼,张明玉顿时一惊,不悦道:“别乱说话。 ”低调点啊,收一收你见人就踩的富二代本性。

“什么戏子,人家那是明星,说话有点礼貌行不行。

”张明玉又看了眼秦泽,碍于他骄傲的性格,面无表情道:“来买车啊,我也是。 ”销售员忽然插话了:“张先生是这边的老顾客了,上半年就在店里购了一台法拉利,这次又看中一台一百八十万的保时捷。

”张明玉想,这话听着老不对劲了,我嗅到了一丝火药味。

秦泽不动声色,看看板着脸的张明玉,又看看满脸挑衅的张明玉小伙伴,他在脑海里问道:“系统,帮我查查,买车装逼打脸的剧情有多少?”“宿主,老多了,数都数不清,其中打脸销售员的有数以万计,打脸老同学也有成百上千,这属于公众剧情,放心大胆使用。

”系统秒回。

“话不能这么说,喷子和黑子可不管这些,就算你摆出一大堆证据,一大堆例子,他们都会假装看不到,然后义正言辞的喷你抄袭。

正如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就算专业人士指出这完全跟抄袭不沾边,他们也会喷:都是法律不健全。 ”“这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系统震惊了。

“所以我还是低调。

”秦泽道。 秦泽朝张明玉笑道:“虽然咱们在学校有点过节,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咱们以后还是朋友。 ”张明玉的小伙伴眉头一挑,还真有过节啊,老张运气很好嘛,买个车也能碰到以前的仇人,买车顺带踩人,一个字:爽!“张明玉心里松了口气,看起来秦泽没有找他麻烦的想法,也好,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只要你不打我脸,我们还能做朋友。

这么想着,他露出轻松的笑容:“我”“谁特么和你是朋友,你一个戏子配和我们做朋友?不自量力。 ”小伙伴冷笑一声。

张明玉僵硬的扭头,看他。 我把你当兄弟,你反手就是一刀。

小伙伴朝他眉飞色舞,似乎在说,放心,如果你碍于同学的身份不好下场,那么兄弟帮你搞定。 “瞪什么瞪,我说错了?你姐不是戏子吗,哦,你也是。 你们这些混娱乐圈的啊,也就在普通人眼里高大上,在我们眼里,什么都不是。 ”张明玉:“”猪队友!不能这样下去,不然这梁子可就解不开了,现在的秦泽他rbq。

正要说点什么,来补救小伙伴的嘲讽。

他看见秦泽一步跨越两米,一脚蹬飞了张扬跋扈的小伙伴,然后是两个女孩的尖叫声,以及听到动静,纷纷看来的4s店工作人员以及顾客。 “骂我就骂我,何必带上我姐?”秦泽揪起那家伙的脑袋,伸手拍了拍他因为疼痛五官扭曲的脸,冷笑:“想怎么玩?”秦泽那一脚还手下留情了,不然一脚就能把他蹬进医院抢救去。 买个车也能碰到这种低配富二代,心真累。

赵铁柱、黄易聪这种富二代红二代,能够依仗家里能量,展翅高飞的,都是合格的上档次二代,而这些家里有点小钱就张扬跋扈目中无人的,则是低配置富二代,不必脖子带大金链的暴发户好多少。

张明玉可真是阴魂不散,碰到他总没好事。 银枪蜡样头的富二代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秦泽侧头看向张明玉:“既然不愿意做朋友,那就划下道来,想怎么玩?”张明玉:“”“玩人脉还是玩钱?大大方方的玩,还是玩阴的?”秦泽冷笑道。

张明玉:“”“听说你爸是两家上市公司的股东,我看过,业绩很一般,又是创业板,这段时间捞了不少钱,股票有点虚高。

你说我要是在微博喊一声,这两家公司会吃几天的跌停板?”这一天,张明玉又想起了被秦泽打脸的恐惧张明玉寒毛都炸了,这就是他惹不起秦泽的原因,那次直播后他也看了,秦泽推荐的三个板块,就在都火的不要不要,他要在微博上或者通过别的途径黑老爸的公司,那损失估计会让老头呼吸困难。

要拼关系的话,这家伙又开娱乐公司,又开投资公司,别说,官面上没点关系,还真不行。 最好的情况都是两败俱伤。 输多赢少。 张明玉连连道歉:“不好意思,我这朋友口无遮然,你别见怪。

”秦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