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第311章 小兄弟巫医觉醒最新章节

2019-07-11

第311章 小兄弟巫医觉醒最新章节

现在被江寒拉回来之后,她已经不是侧身,而是正面站着。 在远处看的话,就是李玲两腿分在江寒两侧,她搂住了江寒脖子,而江寒则是搂着她的腰。 如果说男生女生之间还有什么姿势比这个更暧昧的话,那就是当年李玲扑倒江寒骑他身上那种了。 当年是年轻懵懂的中学生,现在两人都早就不是那种小青头了。 李玲搂着江寒,脸距离江寒的鼻子很紧,他们都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当然,都不敢很大,害怕被大野猫发现。

李玲刚才一只手抓住江寒手臂,另一只手则是搂在了江寒脖子上。 “江寒。

”李玲看了江寒一会,把脸转到他耳朵边轻声开口,那声音小的让江寒怀疑要不是他的话,别人都听不到。

江寒听到之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在静静等待这下文。 “我们也来做爱吧。

”李玲再次开口,不过这话语却是让江寒惊得差点把李玲扔了出去。

最后虽然是忍住了,那他兄弟却不自觉地更排斥李玲了。 现在也不用江寒说话回答了,他的兄弟已经替他答应。 “不要亲吻,什么都不要,直接来吧……”李玲声音比刚才大了几分。 这个时候她也不当心那大野猫会听到了,等下她和江寒也变成大野猫的时候,他们就是同类了,既然是同类,那当然没有什么问题,他们当然不用担心被同类发现。

江寒无疑是相当震惊的,他怎么也没想过,李玲竟然会说出这这种话。 “唉,劳资一直把你当兄弟,你特么竟然想要上我。 ”他脑中不知道怎么的就冒出了这句话,不过江寒一直觉得这话还有半句才对。

那就是“你特么还不早说。

”看江寒兄弟的精神头就知道他不会没有想法,他又不是天天吃素的和尚,正常男人这种时候要是没有想法,那一定就是不行,没有别的原因。 况且,他还在思考要不要拒绝的时候,李玲一只手已经放下,似乎是把某种遮挡物往下移动了大概二十多厘米的位置。 接着她把他的手拉了过去,一片光滑,这应该不是袜子的质感。 李玲手并没有闲着,已经在邀请他兄弟,而他那不争气的兄弟好像也很乐意,这就没办法了,毕竟是自己兄弟。 最后江寒兄弟还是应邀出门,眼看就要去到别人家做客了,都已经感受到别人家门口野草丛生,应该是很久没客人。 这种时候要是不进门,多少就有点说不过去了,礼貌上都是大大的不应该。 不过就在主人拉着江寒兄弟走到门口的时候,江寒心中那种怪异的感觉再次闪过,就是他之前一直在意的那种感觉。

刚刚一直都在为自己兄弟的事情操劳,倒是忘了这茬了,要不是现在想起来,只怕不光自己要遭殃,自己兄弟也要不保啊。 于是他在最后关头强行把兄弟拽回了自己家。 这个时候江寒心中那种危机感上升到了最大的程度,他没有半点犹豫,就散李玲裤子都已经脱了一半,他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直接抱着她一个大跳闪开,接着又是几个箭步跑远。

就在江寒带着李玲离开龙王庙的时候,那小庙突然发出了一声巨响,轰然崩塌。 刚才真是太危险了,只要江寒晚走一秒,现在多半就要被埋了,他这皮糙肉厚的,被埋一两回没事,但李玲可就不行了,绝对要出问题。 只是可惜,来不及救大野猫了。 龙王庙崩毁之后,一刀浅蓝色黑影从龙王庙前面的那个池塘中冲了出来,只是还来不及看清楚它是身样子,它就已经冲上了高空。

在这影子出现的时候,江寒心中那种危机感提升到了最高的程度,之前他心中一直隐约的感觉到了现在已经单直直隐隐约约。 他的心在狂跳,额头上都开始好像有东西在暴动,可他明明没有那种那样的青筋暴露。

不过没过了多久他几明白了,那是肉在跳,现在的江寒真的已经是心惊肉跳。

这是他从来都没有遇到的过事情,之前很多次面对过很多敌人,但从来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而这种情况的出现只能意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巨大的危险正在接近,而且这种危险还是足够让他死无葬身之地那种大危险。

还不等江寒有什么动作,这个时候龘龗已经跳了出来,站在他肩膀上。

第一次龘龗出现的时候没有说话,江寒转眼看过去的时候,看到了龘龗眼中神色严肃,那是江寒很少在它身上看到的东西。 这次它表现出这样来,已经足够说明问题的严重性了。 这个时候倒塌的龙王面那边也有两个人影在晃动,赫然就是刚才那大野猫,刚才龙王庙是塌了,但他们竟然没有受到伤害,只能说运气是真的很好。

“我就说别在这种地方吧,你不信,现在遭报应了吧。 ”一个女生恶狠狠盯着那男人说道。

他们两现在都已经把衣服穿好了。 “我哪知道报应来这么快啊,突然就这么大地震,还没……”“行了行了,赶紧走吧,捡回条小命已经是老天宽恕了。 ”说着两人狼狈得向着江寒他们来时候的那条小路跑了过去。

他们两只是普通人,刚才又没有看到蓝色的影子飞出,这也算是一种幸运吧。 再说距离龙王庙不是很远的高地上,江寒抱着李玲站在这里,李玲这个时候已经提上了袜子,想到刚才自己那种行为,也是觉得很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不过这都不是最要命的,要命的是她竟然觉得有点可惜。

相比于李玲的迷惘,江寒心中倒是有些明悟了,这明显不是自然的现象,连他都着了道,要不是心中最后的意思清明保持住了。 天知道刚才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之前江寒就一直在疑惑,为什么好端端的会那样,现在看来,有点眉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