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姜夔《满江红》全诗赏析

2019-07-09

姜夔《满江红》全诗赏析

满江红旧调用仄韵,多不协律。 如末句云「无心扑」三字,歌者将“心”字融入去声,方协音律。 予欲以平韵为之,久不能成。

因泛巢湖,闻远岸箫鼓声,问之舟师,云“居人为此湖神姥寿也。 ”予因祝曰:“得一席风径至居巢,当以平韵满江红为迎送神曲。 ”言讫,风与笔俱驶,顷刻而成。 末句云「闻佩环」,则协律矣。

书于绿笺,沉于白浪,辛亥正月晦也。 是年六月,复过祠下,因刻之柱间。

有客来自居巢云:“土人祠姥,辄能歌此词。 ”按曹操至濡须口,孙权遗操书曰:“春水方生,公宜速去。 ”操曰:“孙权不欺孤”,乃撤军还。 濡须口与东关相近,江湖水之所出入。 予意春水方生,必有司之者,故归其功于姥云。

仙姥来时,正一望、千顷翠澜。 旌旗共乱云俱下,依约前山。

命驾群龙金作轭,相从诸娣玉为冠。 躜夜深、风定悄无人,闻佩环。

神奇处,君试看。

奠淮右,阻江南。 遣六丁雷电,别守东关。 却笑英雄无好手,一篙春水走曹瞒。

又怎知、人在小红楼,帘影间。 作品赏析【注释】:诸娣:姜夔自注,“庙中列坐如夫人者十三人。 ”这首词作于宋光宗绍熙二年(1191)春初,前有小序,详细地叙述了写作此词的原委:《满江红》旧调用仄韵,多不协律”如末句云“无心扑”三字,歌者将“心”字融入去声,方谐音律。 予欲以平韵为之,久不能成。

因泛巢湖,闻远岸箫鼓声,问之舟师,云:“居人为此湖神姥寿也。

”予因祝曰:“得一席风径至居巢,当以平韵《满江红》为迎送神曲。

”言讫,风与笔俱驶,顷刻而成。 末句云“闻佩环”,则协律矣。

书以绿笺,沉于白浪。

辛亥正月晦也。 是岁六月,复过祠下,因刻之柱间。 有客来自居巢云:“土人祠姥,辄能歌此词。 ”按曹操至濡须口,孙权遗操书曰:“春水方生,公宜速去。 ”操曰“孙权不欺孤”,乃彻军还。 濡须口与东关相近,江湖水之所出入。

予意春水方生,必有司之者,故归其功于姥云。 《满江红》这个词牌,原调用仄韵,多以格为准,但有融字的麻烦。 所以白石为求协律而改仄为平。 白石是南宋著名的大音乐家和大词人,妙解音律,对景填词,既能依旧调填词,又能自创新调,还能变旧调为新声。 此词即是一首变仄为平的变调。

仄韵《满江红》多押入声字,声情激越豪壮;然而此词改为平韵,声情顿变,读之只觉从容和缓,婉约清空,宜其被巢湖一带的善男信女用作迎送神曲而歌唱了。

词中塑造了一位可敬可亲的巢湖仙姥形象。

她没有男性神仙常有的那种凛凛威严,而是带有雍容华贵的姿态,神定气闲的风范。

她能够运筹帷幄,指挥若定,保境安民,镇守一方,成为词人理想中的英雄人物,也间接达了词人对那些居高官,领厚禄而只知纸醉宝迷,不管国忧民难的男人的讽刺和鞭挞。

传统神话中常常记载着我国的名山大川由女神来主宰。

如昆仑山的西王母、巫山的瑶姬、洛水的宓妃等,这些形形色色的山川女神,大抵是母系社会的遗留。 巢湖仙姥当是山川女神群像中的一位。

词的上片是词人从巢湖上的自然风光幻想出仙姥来时的神奇境界显得波谲云诡,恍惚迷离。

它分三层写:先是湖面风来,绿波千顷,前山乱云滚滚,从云中似乎隐隐可见无数旌旗,这就把仙姥出行的气势作了尽情的渲染波澜壮阔,气象万千。 特别是“旌旗共、乱云俱下”一句更为精采:一面是乱云翻滚,一面是旌旗乱舞,对比何其鲜明景象何其壮丽!从句法来讲,颇似王勃《滕王阁赋》中的“落霞与孤鹜齐飞”而各极其妙。 这是一层。 接着写仙姥前有群龙护驾,后有诸娣相随,甚至连群龙的金轭、诸娣的玉冠也熠熠生辉。

至于仙姥本身的形象,词人虽未着一字,然而从华贵的侍御的烘托中,已令人想见她的仪态和风范这是烘云托月之法,妙在从虚处着笔。

这些当然是出于词人的想象,但也有一定的现实根据。

原词在“相从诸娣玉为冠”句下有自注云:“庙中列坐如夫人者十三人。 ”此为第二层。 最后荡开一笔,意境骤转写夜深风定,湖面波平如镜,偶而画外传来清脆的丁当声,仿佛是仙姥乘风归去时的环珮余音。 在《疏影》一词中,词人曾写王昭君云:“想珮环、月夜归来”两处都是化用《咏怀古迹五首》“环珮空归月夜魂”句。

这三句意境清幽空灵,与前面所描绘的气象万千的景象形成鲜明对照和巨大反差。 善于跳离前境,翻出新境,富有曲折变化、摇曳多姿之美,是白石词的妙处。

此云湖上悄然无人,惟闻珮环,境界杳冥,启人暇思。

此为第三层。 通过这三层描写,巢湖仙姥的形象几乎跃然纸上呼之欲出了。 下片进一步从威力与功勋方面描写仙姥的神奇。

过片处先以两个短语提挈,振起后片境界。

然后以实笔叙写仙姥指挥若定的神奇才能,她不仅奠定了淮右,保障了江南,还派遣雷公、电母、六丁玉女(案《云笈七籖》云:“六丁者,谓阴神玉女也。

”),去镇守濡须口及其附近的东关。

这就把仙姥的神奇才能夸张到极度,俨然就是一位坐镇边关威震敌胆的统帅。

紧接着词人又联想起上曹操与孙权在濡须口对垒的故事,发出了深深的感慨:“却笑英雄无好手,一篙春水走曹瞒!”为什么英雄人物中竟没有一个真正的好手,结果却只能靠一篙春水把北来的曹瞒逼走?这曹瞒当然不是实指历史上的曹操,英雄好手也不会是指历史上的孙权本人。

词人一方面是出于想象,把历史故事牵移到仙姥的身上,以歌颂其才能之神奇,如同小序结尾所云:“予意春水方生,必有司之者,故归其功于姥云。 ”另一方面也是借历史事迹表现他对现实的愤慨,因为当时距宋金的隆兴和议将近三十年,偏安江南的南宋王朝也正是依靠江淮的水域来阻止金兵的南下的。

这两句以古讽今,寄兴深微,而又浑融贴切,不露痕迹,无限感慨,都在虚处。

结句含蓄委婉,生活中没有一个真正顶用的英雄人物,真正能够以“一篙春水”迫使敌人不敢南犯的却是“小红楼、帘影间”的仙姥。

以仙姥的神功盖世而不居功自傲,反刺那些苟且偷安而又善于邀功请赏的无耻男人。

“小红楼、帘影间”的幽静气氛,跟上片“旌旗共、乱云俱下”的壮阔场景,以及下片的“奠淮右,阻江南”的雄奇气象,构成了截然不同境界。 然正因为一个“小红楼、帘影间”的人物,却能指挥若定,驱走强敌,这就更显出她的神奇才能。

这种突然变换笔调的方法,特别能够加深读者的印象,强化作品的主题,并使行文显得摇曳多姿,富有曲折变化之美。

姜夔曾在《诗说》中总结自己的创作经验说:“篇终出人意表,或反终篇之意,皆妙。 ”此词结句,正是反终篇之意而又能出人意表的一个显例,因此能给人以无穷的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