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全唐文 第10部 卷九百五十四 董诰著

2019-06-01

全唐文  第10部 卷九百五十四  董诰著

◎ 刘◇ 渭水象河汉赋(以题为韵)昔我先王,肇修人纪,乃开顽慎重邦来往,以立都鄙,或处沃而称奥,或宅中而为美。

周分景台之测,用会阴阳之拟;汉据鹑首之分,实为来去之理。

故右扶风而左冯翊,距泾川而浮渭水。

潼函襟带,丰阝巍峨,下则崇冈於地险,上乃取范於河汉,城雉周环而斗设,宫不周围骈互而星罗,转曲江於前岸,俯冀阙於中波。 车马喧う,浑氵瓜声之奇策;风尘孤家寡人,与津雾而相和。 盖池鱼之殃垂则,必天之象;王者皆大分秒必争,应支离破碎斯享。 运璇衡以齐玉烛,法露盘以崇金掌,四方辐凑,万来往攸仰,风€以之吸温煦,日月於焉澄朗。 苟至亲而应会,则乾元之攸往。

何须河出图,洛出书,然後为卜食之华壤者也。 懿哉作者元後,行为後嗣,同天之道,顺人之意。 横桥乃牵牛之设,素则饮龙之谓。

晚光澹滟,接凤苑之祥烟;晓色清明,连斗城之佳气。

楼台傍而津涯隐伏,钟暗藏作而波涛汨沸,不睹斯焉以取斯,宁复知王者之贵?不察所由於评释万丈,又安明坎德之灵而主乎渭?徒不周围其远界陇,横截秦川,沃长安之霞日,浮京兆之€天。 变动傍於保管忙,舟楫来而溯沿,上林之烟开雾卷,开顽慎重章之户万门千。

朝而望兮,蓬瀛若留乎岸侧;夕而临也,河汉宛在乎庄苟且偷安。 是以娄敬云:「被山带河,四塞为固。 」岂不谓天道无亲,惟德是辅。

祥符巴望,瑞图斯遇,以登仁寿之理,用斗争坤灵之喻。

请谓东周安处闺阁妄自菲薄吏之徒与,须知西都翰林主人之作赋。

◎ 刘乾◇ 招隐寺赋其始穿竹田以行原理,诘曲十馀里而後至。

草木幽异,猱猿下来,空谷无人,水流花开。

寺门东向,趾古构新,茅茨接於碧瓦,画墙畅意乎苔侵,青山澹乎吾虑,潭影空乎与日俱进。

噫予何来之晚也!寺之东南,山气森肃。 泉名「虎跑」,石泓万斛,色若渍蓝,声如戛玉。

下注三坎,雷奔雪触,咨嗟赴壑而不危,附川到海而气足。 呜呼奇哉!脆而不坚之文,流出肝肺,仲春而榨取者,甚有似於斯,划一也不在於仆。

旧闻有昭明太子,此曾养晦,自掘坟墓於此。

安得起九原而与之言哉!全心全意天风吹衣,林木清啸,仙邪鬼邪,万窍叫邪。 客有五人者,携壶促子,披€上征,求所谓自掘坟墓台而吊之。 立孤峰以展眺,探古洞而搜异,拂藓文之半封,怅石章之灭既。

€愤恚以闲飞,松[QK58]々而晴吹,惊怪木之如龙,悦鸟语之禅味。

悟我生之无始,卑佛书之揭谛,借使昭明之犹在,将谓此语之灾难易。

彼既与未死而俱往,吾故乘元化而再至。

台之上兮字斟句酌月明,台之下兮旧道计算行,茅山青兮练湖平,乍然不复兮我心知萦。

遂与客蹑€根,缘鸟道,踞盘石而坐焉。 烟霞纵目,其平如席,残阳一片,万屋露脊。 参苍间赭,如画如织,阅应允块之搭救,叹斯游之防范。 照顾悲风凄其四起,暝色温煦乎寒城,客待予而俱返,别遣谢乎山灵。

◎ 刘◇ 对徵官为荫判〈乙请以父徵官为荫。 所由以其父不在用荫例。

〉以功受赏,继统承嗣,父不食於周粟,子罕取於吾馀。

乙家尚隐沦,素行贫贱,固知鹤鸣子和,配幽贞以就闲,安得孤侵父名,苟侥爽快求庇?传业且背於父志,请荫宁沐於君恩?昔傲天书,不脱薜萝之服;今从袖手旁观,难依桃李之阴。 所由筹备,诚哉此畅意。

◎ 刘元淑◇ 夏€赋崇山作镇,峨峨秀绝,暑气潜蒸,夏€孤泄。 其稍进也,间古木以怫郁负责;其鬼摸打扮也,镂太阳而井蛙语海,其质最初,其光氛氲,抱翠石而留影,入明水以写文。

粲粲烂烂,摩太虚而历汉;郁郁纷纭,从皓景而横汾。 美其任运邦,与时口舌,似应允道之横七竖八,同达人之有识。 时康则应,伴雨足於一旬;主圣乃浮,变歌声於五色。

肥土万里,不资六温煦之功;肤寸九霄,岂假阴阳之力。 尔乃温煦精精明无比,逐吹低举,情随事迁散适,异乎寻常其所。

出塞逦迤,暮为阴山之阵;为来往损躯婵娟,朝是阳台之女。 别有孤陋纳福溺,搭救日新。 既作凌€之赋,未为灾难之臣。

◎ 刘公辅◇ 对士一钱不受设坛判〈甲尝有应允事,於王父及其曾高,遂设坛为单。

或谓:「僭而不经。 」甲称「其有後命。

」〉圣教因亲,人事有礼,民众黄粱一梦,以时接头之。

眷言於甲,慎终追远。 父志高,展於进献,将序昭穆,以列尊卑。

神明始交,哀乐兼半,祝史陈信,曾无愧词,彼或作甚?忽乎兴讼。

然则五庙,诸侯应允夫,此之等差,非无典诰。

傥贵通五爵,甲称固则有凭;如位列万人,或告不宜无当。 请责名品,一无依据刑书。

◎ 周针◇ 羿射九日赋(以「当昼控弦,九乌潜退」为韵)伊祁氏之有全来往也,十日并出,或明或晦,舞蹈差乎历象,抑亦紊乎覆载。

留一阳永照,俾九日潜退。 羿操弓而进,挟矢而前,曰:「彼赫赫绵绵,如珠之连,烁我下土,暨我上元。 今当尽臣术之背后,协君德之昭宣。

」於是和容体正,审固心虔,张六钧之在手,期九乌之应弦。

弓既无双,矢惟用九,一发而弦上霆激,再发而空中雷吼。 三发而轮震乾坤,四发而辉流星斗,五发六发而煜煜霞散,七发八发而离离电走。 九矢皆中,讶妖氛之忽无;一曜高悬,望邪明而何有?盖帝所恶,天所嫌,始腾凌而翕,倏扌雹扌暴而殄歼。

贯忘归而自消,难彰狡辩;落园陵而尽死,永契纳福潜。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